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玩壞世界的垂釣者> 第402章 這事我會負責

第402章 這事我會負責

    掛了電話,江博迅速穿好衣服,出了主臥室,推門進入陳雪妃的房間。

    “趕緊起來了!”江博走到床邊伸手推了推她的腦袋。

    “哎喲,江大哥你干嘛,才幾點啊,不起來,讓我再睡會兒!标愌╁е眍^翻了個身,背對著江博繼續睡。

    “睡個屁啊,你爺爺都快死了,你還睡得著?”江博一把掀開了陳雪妃的被子。

    他還以為這小妞傾向十分怪異,肯定愛果睡什么的,但沒想到居然穿得嚴嚴實實的。

    “你說什么?”陳雪妃撐坐起來,揉了揉眼睛看著他,懷疑自己剛才聽錯了。

    “你二叔剛才電話來,說你爺爺快不行了,讓你趕緊回去一趟!苯┑。

    “你開什么玩笑,我爺爺身體那么好,怎么會……江大哥,你沒跟我開玩笑吧?”陳雪妃先是輕笑著說了一句,然后又無比鄭重地確認起來。

    “真的!苯c頭:“這種人命關天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和你說笑,趕緊起來穿起衣服,我送你過去!

    “爺爺……”陳雪妃眼眶一紅,手忙腳亂地找衣服穿了起來:“怎么可能,我爺爺不會有事的,不會的……”

    待到陳雪妃收拾好后,江博與她迅速離開了香格里拉酒店,駕車直奔陳耀所在的別墅。

    別墅的醫護房中,陳耀的私人醫生檢查病情后,從房間中退了出來。

    房間外,陳學龍和陳深都連忙迎了上去。

    陳學龍焦急地問道:“白醫生,我爸的病情怎么樣了?”

    白醫生取下口罩,面色凝重道:“陳老的腸胃和肝膽本來就不好,昨天上午,他的胃底靜脈曲張破裂,吐血是正,F象,但陷入長時間的昏迷卻不應該。

    經過剛才mri的檢查之后,原因終于找到了。

    是腦血管意外,一種突然起病的腦血液循環障礙性疾病,俗稱腦中風!

    陳耀的病護房里,有核磁共振器,以及許多其他的醫療設備,就這么一個小小的病房,里面的東西便價值兩千萬以上。

    所以,發病之后,陳家人才沒把他送去醫院,而是就安置在了別墅的病護房里。

    陳學龍臉色一白:“我把怎么可能得腦中風,以前從來沒這種病癥啊!

    白醫生說道:“引起腦中風的病因很多,包括高血壓病、糖尿病、風濕性心臟病、冠心病、動脈粥樣硬化等等。

    陳老患病的原因,就是屬于動脈粥樣硬化,所謂動脈粥樣硬化,就是當腦動脈狹窄或閉塞時,可能出現眩暈、腦梗、肢體癱瘓等癥狀……”

    陳學龍目光閃爍了幾下,問道:“那我爸還有醒來的可能嗎,我聽說腦中風嚴重,會變成植物人……”

    白醫生遲疑了下,在陳學龍迫切的眼神中,說道:“陳老情況不容樂觀,現在變成植物人都是較樂觀的情況了,可怕的是,如果腦動脈持續狹窄的情況持續下去,會引起血管一側的血壓升高,到時候血管裂開,造成腦溢血,那就……”

    話到這里,白醫生沒有繼續說下去,他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

    陳學龍眼眶泛紅,咬著牙道:“如果現在轉去燕京那邊的醫院動手術,還有機會嗎?”

    白醫生嘆息道:“陳老現在不能亂動,而且他的情況也不宜動手術,一不小心就會導致病情徹底惡化,無法挽救,現在只能先這樣觀察情況了……但是,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我知道了!标悓W龍閉上眼睛,重重地嘆了口氣。

    這時,樓下傳來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沒過一會兒,陳雪妃和江博便來到了病護房外的走廊上。

    “二叔,我爺爺呢,他在哪里,現在怎么樣了?”陳雪妃一見到陳學龍,就連忙問道。

    陳學龍瞪了陳雪妃兩眼,有心想要罵她,但最終發現這樣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陳學龍什么也沒說。

    陳深這時候道:“小姐,老爺子在里面,昏迷中!

    陳雪妃聞言,直接推門沖了進去,然后看到病床上插著氧氣管,吊著藥水昏迷不醒的陳耀,哇的一下就大聲哭了出來。

    聽到她的哭聲,陳學龍心情更沉重了幾分,看了不遠處的江博一眼,對他道:“你也來了!

    江博點點頭,詢問道:“老爺子現在的情況如何了?還好吧?”

    陳學龍搖了搖頭。

    陳深接過話道:“情況很糟糕,江先生,咱們有什么話去樓下聊吧,請!

    江博看了眼病房,點點頭,之后跟著陳深來到了樓下客廳。

    喝了一口陳深叫女傭準備的茶水,江博詢問起了陳耀的病情。

    陳深嘆了口氣,大概是覺得陳耀的病已經嚴重到極難挽救的地步了,便也沒有隱瞞江博,把剛才白醫生所說的情況,復述了一遍。

    對于普通人來說,生老病死乃是常態,作為一個外人,江博本不該多替陳耀擔憂。

    可是這件事似乎與陳雪妃偷賣古董有關系,所以,江博不得不多關注一些。

    通過問詢,陳深告知江博,陳耀的身體一直以來就時好時壞,陳雪妃這次拿他的古董寶貝去拍賣換錢的行為,給了陳耀很大的沖擊。

    因為在陳雪妃賣古董之前,實際上陳耀就已經和陳學龍商量好了,答應給陳雪妃錢。

    時間是在他從燕京回來之后。

    可誰知道,陳雪妃還以為陳耀不給錢,就干出了糊涂事。

    這一來一去的,陳耀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自己這個爺爺白當了,連自家孫女兒都管不住,一開始沒有病發,是還沒到那個地步。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個月過去后,陳耀的身體狀態到了健康與病倒的臨界線,自然而然地就垮了。

    陳深敘述完后,正巧陳學龍也下樓來了,江博看了看他倆,語氣嚴肅道:“這件事說起來,和我也有點關系,若不是我要帶雪妃發財,陳老的病情也不會惡化到這種地步,你們放心吧,這事我會負責的!

    陳學龍沒把江博的話太當回事,現在這個地步了,負責?怎么負責啊,老頭子人都那樣了。

    他搖搖頭道:“江老弟別這么說,是非我還是拎得清的,和你沒多大關系,是我們陳家自己的問題,讓你看笑話了!

    陳學龍也并非那種逮住人就會胡亂撒氣的人,江博和這件事確實有關系,但歸根結底,還是陳耀本身的身體不行。

    外加上陳雪妃沒大沒小,做事不計后果,所以才釀成了現在的局面,怪不得江博。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