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歷史軍事>明朝富家子> 第三卷 第一九三章 韜光養晦

第三卷 第一九三章 韜光養晦

    第二天,早朝,楊聰就那么突兀的出現在一眾朝臣的目光中。

    他并沒有如同以往一般到處跟相熟的人打招呼,也沒有表現出任何憤懣和不滿,從排隊進皇城,到午門前聚集,再到站好班列進皇宮,自始至終,他都微微低著頭,一聲不吭,貌似犯了什么錯誤一般。

    奏對的時候,他也只是默默的站在都察院的班列里,站在左都御史張岳的身后,一聲不吭,就好像他不曾回來一般。

    他這么個名震朝野上下的大人物,大功臣,自然不會被一眾朝臣忽視,不管走到哪里,他幾乎都是朝臣們注視的焦點,哪怕是奏對的時候都有人不是偷偷瞄著他呢。

    很多人都不明白,這位總督大人怎么突然間就回京了呢,他為什么一副犯了錯誤的表情呢?

    早朝就這么結束了,一切仿佛如同往常一般,沒有絲毫波瀾,但是,大多朝臣心中都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楊聰就這么一聲不吭的回來了,皇上竟然一點表示都沒有,早朝的時候皇上也沒有提到這位大功臣,而楊聰看上去也沒有任何不滿,表現的就好像他自己犯了錯誤一般,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楊聰又犯了什么錯誤呢?

    當然,也有人心里清楚。

    嘉靖就是最清楚的,但是,他不會說,也不想說。

    嚴嵩一黨大多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們想說,但卻不敢說,因為嘉靖不準他們說。

    這會兒嘉靖對楊聰到底是什么看法,什么想法,沒人清楚,誰又敢冒險去惹怒這個年輕沖動的皇上呢。

    那么,嘉靖到底想怎么樣呢?

    這點,楊聰本人也很想知道,所以,早朝散去以后,他便緩緩走到御書房,求見嘉靖來了。

    嘉靖聽聞楊聰求見,臉上表情頓時變得復雜無比。

    說實話,這會兒他還沒想好怎么處置或者說安置楊聰呢,侵吞幾十萬兩臟銀,這種事情,如果是其他官員犯了,他絕對毫不猶豫的把人拖出去砍了,問題這事是楊聰干的,他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君臣一番見禮之后,他便假裝親切道:“清風,什么時候回來的?”

    楊聰恭敬的回道:“回皇上,微臣是昨天下午回京的,因為怕打攪皇上休息,所以沒有進宮來覲見,還請皇上恕罪!

    嘉靖貌似沒話找話道:“哦,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對了,靈兒那丫頭回來了嗎?”

    楊聰依舊恭敬的道:“靈兒也隨微臣一起回來了!

    這時候,嘉靖的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溫馨,他微微笑道:“好,讓那丫頭有空來宮里看看朕,這么久沒見了,朕著實有點想她了!

    楊聰依舊恭敬的道:“微臣明白!

    話說到這里,兩人貌似就沒什么可聊的了,一陣沉默過后,嘉靖終于忍不住問道:“清風,你為什么一聲不吭便拿著那些臟銀去開荒去了呢?”

    楊聰知道,這個問題嘉靖遲早會問,答案他也早就想好了,他裝出后悔的樣子,略帶羞愧道:“皇上,這次微臣著實太魯莽了,看著老百姓衣不遮體,食不果腹,活的跟乞丐一樣,微臣這心里急啊,這人一急就容易犯錯誤,當時微臣什么都沒想,便將那些貪官的臟銀拿去鼓勵開荒去了,微臣糊涂,還請皇上責罰!

    這話說的,責罰他好像就是不顧黎民百姓的死活了,嘉靖能下的去手嗎?

    嘉靖原本也沒打算把楊聰怎么樣,不過,他也沒想好要怎么安排楊聰,他想了想,干脆問道:“清風,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這話的意思就是說,朕都不知道怎么安排你了,你自己有什么打算,說出來聽聽吧。

    這點,楊聰也早就想好了,他假裝有些心灰意冷道:“微臣自知罪不可恕,原本是沒臉在這官場上待下去了,但是,微臣當初答應皇上的格物致知之理》還未編撰好呢,就這么歸隱山林,著實有點愧對皇上。所以,微臣想皇上隨便安排個什么閑職,能讓微臣帶著人將格物致知之理》編撰完便成!

    著書立說!

    嘉靖一聽這話,頓時來了精神,這可是流荒百世的功績啊。

    一個朝代能為后世所提及的有什么,皇帝有多能干,大臣有多能干,又或者皇帝又多窩囊,大臣有多奸妄,這些只有無聊的人才會偶爾跟人說一說,只有傳世巨著才會被人時常掛在嘴上。

    比如說孫子兵法》,要沒這本書,誰知道齊國什么玩意兒,大家也沒興趣知道齊國是什么玩意兒,正是因為孫子兵法》這本書,大家才對春秋戰國時期的齊國有那么深刻的印象。

    又比如說永樂大典》,要沒這本巨著,又有多少人會去關注永樂大帝的豐功偉績呢。

    這種事情,任何朝代的皇帝都不會等閑視之,嘉靖當然也不例外。

    他想了想,隨即鄭重道:“要不你先掛個禮部尚書之職兼任翰林院大學士吧,禮部的事你不用官,翰林院的事你也不用管,你只管專心編書便成!

    這待遇已經相當不錯了,禮部尚書可是文官中的翹楚,基本上只要進階吏部尚書那就是半只腳踏進內閣了,翰林院大學士更是讀書人的最高榮耀,沒有比這頭銜更能證明讀書人的水平了。

    當然,這兩個職位上都是有人的,楊聰只是掛了個頭銜而已,并沒有什么實權。

    這會兒楊聰也不想要實權,他就是想麻痹嚴嵩和夏言,讓他們自己斗起來呢。

    他連忙拱手道:“多謝皇上恩典!

    就這樣,楊聰又回到了翰林院,不過,這次他不再是個待翰林院里熬資歷,等待升官的狀元郎,而是專門跑來著書立說的大學士。

    他貌似對編撰格物致知之理》相當的感興趣,進到翰林院,他什么事都沒管,只管召集唐順之、羅洪先、趙時春等人編書,一頭扎進去之后,便沒了任何聲息,甚至早朝的時候他都很少出現了。

    他的借口是因為編書廢寢忘食,不想去參加早朝耽誤時間。

    嘉靖對此當然無話可說,因為他也想楊聰趕緊把格物致知之理編撰》出來啊。

    廢寢忘食,好!

    你參不參加早朝都沒什么關系,反正早朝也沒你什么事,你來不來都是一樣的,你只管趕緊給朕編書便成。

    楊聰貌似就此韜光養晦,退出了權力的爭奪,專心著書,嚴嵩和夏言真的會如同他想象的一般斗起來嗎?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