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萬古修真妖孽> 第964章 不敢大意

第964章 不敢大意

    唰,江紅是不是直接消失在原地了?他在五丈遠的地方出現。然而,就在他剛剛站立的地方,突然有一股黑暗的力量爆發出來,直接砸開了地面。

    “你就跑嗎?”第三大冷笑不已,迅速前進,猛擊,江紅生氣了,眼前不再退縮,同樣前進

    一記強勁的武功重擊,江紅再次以右為左,很快與第三個相撞。

    第三集團大然沒有料到蔣洪會打得這么狠,但武術和拳頭已經打到他身上了,所以我們得多想想。

    這兩個人打了起來。姜紅震驚了,一個接一個地后退。第三大直接被一種武術技能擊中。他被勝勝打了一頓,飛了出去,掉在地上。

    旁觀者真的很感興趣。接下來的兩個是偶數。他們都輸了一次。據估計,最精彩的部分是在他們擊中真正的火之后。

    第三個地方的臉色陰沉。在這么多人面前愚弄他不是一件好事!拔乙獨⒘四。我會努力戰斗!

    “季實拳,七殺拳”

    這兩種武術技巧的結合,加上無與倫比的力量,使江紅不敢大意。在他的左手邊,是一種精神力量的聚集。在他的右手邊,是聚集的屬靈力量。接著,姜紅把左腳放在地上。

    “剝奪,殺阿戮“

    “大豐精神的手”

    一場勁頭十足的武戲,一只黑手輕舞飛揚地撲向前方,與第三集團大打起了一場武戲,形成一種對抗的架勢。

    唐揚令人敬畏。這兩種武術都是姜旭用過的。不用多說,這兩種武功如果姜紅使用,力量會大大削弱。畢竟,他們之間的權阿力差距太大了。

    震耳欲聾的爆阿炸聲響起,唐揚坐在高高的平臺上,耳膜有點痛,但身邊的人并不在意,卻因為兩人的精彩碰撞而興奮不已,甚至直接大喊。

    一股強大的氣流直接席卷了整個地區。甚至在高空的那個年輕人也被風吹倒在地,圓形的平臺也搖晃起來。

    這兩個數字都是從那波浪潮中噴打出來的。他們兩個都直接掉到了地上。姜紅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傷勢,掙扎著站了起來,卻發現對方的第三大直接撲向他的腹部。

    “幾百技能,移動”

    令人的大感意外的是,姜紅直接離開,卻被第三大追擊。他身子不穩,一下子就倒在地上。

    三大冷嘲熱諷,只是看著江紅狼狽不堪,靜靜地站在一旁。

    “咳,我要殺了你!苯t也很生氣。隨著一聲吼叫,他一喊出銀矛,手腕就感到一陣劇痛。第三個人一拳打在他的手腕上,奪過了那支銀矛。

    第三個人把長槍放在一邊,擦了擦嘴角上的血,冷笑道:“你真是個廢物嗎?”

    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使大家都很高興,尤其是那些集家人,他們都是山胡的第三軍,風靈石聯盟的人都是黑臉。

    姜紅覺得自己的手腕快要斷了。他掙扎著站起來,瘋狂地調動著全身的精神力量和封印力量。

    “各種技能,滅絕“

    姜紅差點兒吼了起來,把這功夫弄了出來。湯洋看到了一種以前從未有過的勢頭從江紅身上散發出來。后者的手正在瘋狂地收集這種力量。這些力量并沒有鉆到姜紅的手里,好像它們沒有生命。這種吞噬的速度甚至讓這個世界的精神不安。

    恐怕江紅要為此付出很大的代價。唐楊皺起了眉頭,F在在姜紅看來,這個技術一定是超出了他的極限。如此魯莽地使用這一招是否魯莽?

    第三名收起了臉上的諷刺。他的臉很嚴肅。他咬牙切齒地說:“你他馬瘋了嗎?”然后他的眼神變得兇狠起來,他直接從儲藏室里拿出一根深紫色的針。

    銀針一拿出來,許多人的臉色立刻變了,“破魂針?”

    有些人面色蒼白地說:“他怎么能,他怎么能有這種事?”

    唐揚也認出了這個東西。靈魂破針,顧名思義,可以直接破人的靈魂。據說,這是一種只有在靈魂破碎的境界里才能得到升華的東西。即使是在精神領域形成的人,如果他們受到攻擊,也必然會死亡。更重要的是,江紅現在只是一個聚會的氣氛?

    姜紅當時正沉浸在功夫的準備和運用中,所以他并沒有感覺到靈魂斷針的出現。第三集團軍看到姜紅還在準備。帶著邪惡的微笑,他直接把精神力量注入了針。

    “站起來,為我停下!痹陟`師聯盟的包廂里,一位白發老人徑直沖了出來,沖進了場地。

    唐揚也感動了。在全速加速的情況下,聚星閃光的第二次移動是毫無保留的,但是當他離場地一英尺遠的時候,他就不能再向前移動了,好像有什么東西擋住了他的去路。

    與此同時,會場里發生了大亂,更不用說唐揚等人了。就連季家也沒想到三大會用斷魂針對付姜紅。急中生智的主人也朝會場開了搶,喊道:“住手,混大!”

    當他們走到離現場一英尺遠的地方時,他們都被那道屏障擋住了!斑@道柵欄的強度太大了,它會反大的,我們根本打不破它!

    而季家的戶主卻想不出任何辦法。在匆忙中,他只能在第三大喝酒。他真的不敢想。萬一第三集團大要殺了姜紅,即使他的家破人亡,恐怕姬氏全家都得和姜紅葬在一起。

    “快通知聯盟的領阿導”老人對著風鈴石聯盟的人喊道。

    “太遲了”,那些人害怕地捏碎了一塊玉牌,用顫抖的聲音說。

    “死”的第三個跑者無視外面那些人的轟鳴聲和阻擋,直接將手中的細針射了出去。

    姜紅終于把自己的武功放到了前面,但他渾身發冷,發現自己被死亡的威脅籠罩著。這種感覺使他從頭到腳都涼了下來。

    有一聲雷鳴般的爆阿炸。這個巨大的競技場被外面的人打敗了。一個氣勢洶洶的人影從競技場上下來,原來是玄虛。

    羅玄旭看著在戰場上幾乎無法挽回的局面。他在趕時間。他憤怒地握緊拳頭,一股無形的空氣,夾雜著淡黃精大神封印的力量,向屏障沖去。

    那太遲了。湯洋看著舞臺上江紅蒼白的表情。他暗自焦急。他能做什么?我該怎么辦?沒有辦法嗎?如何突破這個空間?空間?

    空間?唐揚是個精力充沛的人。突然之間,實踐的規則響起了。這時,他不得不集中精力。這時,細針離江紅不到十英尺。

    唐陽努力在腦海中重現這一場景。有一點……

    在唐揚的腦海里,他基本復制了《障壁》里的基本風景,但只有《破魂針》沒有被復制?禳c,快點。

    這時,已經發生了一場大亂。來自外部精神領袖聯盟的人迅速涌入,包圍了季家的所有人。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