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六百五十九章 半路截胡

第六百五十九章 半路截胡

    四靈獸天域之外,一道水藍色的身影站立在那里,宛若一株蓮花,清澈而又純凈。

    她的背后,連心比翼緩緩張開,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在其光芒掩蓋之下,一道道柔和的溫潤襲來。

    子魚嬌軀微微顫動,平靜冰冷的眸子,也隨著那股暖流,散發出一股柔和的光芒。

    或許,只有靠近他的時候,她才會有如此變化。

    這只是一種感覺,無關其他。

    子魚深吸一口氣:“我來了,你準備好了嗎?”

    話音落下,隱約之間竟是有些緊張起來,緊緊握住的小手也不禁生出幾分細密的汗珠。

    “你不是說,你不去洪荒嗎?”

    一道淡淡的聲音從她背后響起,與此同時,那身穿白色長衫的少年一步步走近。

    子魚臉上的溫柔立刻化為冰冷,轉頭看向對方。

    鏘!

    長劍出鞘,冰寒之氣使得周圍的溫度都開始驟然降低。

    白衣少年停住了腳步,目光卻一眨不眨的看著子魚:“瑾萱——”

    “我現在,叫子魚!”

    她開口,依然是那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你是我的未婚妻,背著我去洪荒,卻始終不太妥當!”白衣少年微微一笑:“而且這樣,我會很沒面子的!”

    子魚眸子里的寒意越發濃郁:“我沒答應!”

    白衣少年搖頭,然后嘆了口氣:“這件事情,你已經沒有決定的權利!”

    “我要做的事情,沒人能夠阻止我,因為我從不畏懼死亡!”

    “何必呢?就為了那片被囚禁的世界里,一個低等而又卑微的小子?”

    子魚眼中的寒意開始化為殺機:“最好閉上你的嘴,否則,我不介意幫你!”

    白衣少年搖了搖頭:“從前無論你說什么,我都不會去阻止你,喜歡默默的看著你開心!”

    “閉嘴!”子魚輕喝一聲!

    “我會說下去!”白衣少年就那么看著子魚:“今日有我在,你去不了洪荒,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去見他,但前提是,你能夠避開我的靈覺,否則,稍有機會,我便會出手將他擊殺!”

    “你應該知道,我有這個實力!”

    子魚眼中的殺機漸漸緩和下去,她或許不怕眼前這個少年,但以余寒目前的實力,最多也就是御靈初期,甚至很大可能還處在融血后期。

    這樣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所以她不敢繼續針鋒相對。

    因為這樣,恐怕會立刻將余寒推入無法扭轉的漩渦之中。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子魚微微開口。

    白衣少年眼見著她的氣息開始緩和,也是微笑道:“我想要做什么,你應該很清楚,我們兩個的婚事,已經拖延了這么久,是該給我一個說法了!”

    “距離我們之前的約定,還有兩年的時間!”子魚開口。

    “我已經等不到兩年了!”白衣少年的聲音逐漸轉冷:“而你叔叔,恐怕也等不到兩年!”

    “那是他的事情——”

    “那也是你們整個家族的事情!”

    白衣少年今日像是要與子魚徹底敞開心扉,話語之間,越發不客氣起來。

    子魚緩緩放下手中的長劍:“按照約定,還有兩年,我也只會等兩年,兩年之后,我會給你一個說法,但是現在,你若非要如此,我們兩個,會同歸于盡!”

    白衣少年渾身一震,看著子魚眼中那一抹堅定的光芒,眉頭也是緊緊皺起。

    “洪荒世界,根本就沒有辦法出來!”他深意口氣道:“他只會在那里過完自己的一生!”

    “兩年的時間,只是無所謂的掙扎而已,你莫非真以為,兩年的時間,他會來這里找你?”

    子魚俏目微瞇:“他會的!”

    她的回答很堅定,卻讓他臉上,只是不屑的嘲弄。

    “即便我被丟入洪荒,想要兩年之內走出來,怕是都很難做到,你認為他的資質,會比我強?”白衣少年很狂妄。

    但以他的身份,說出這樣的話,卻是理所應當。

    子魚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轉頭說道:“我不會去洪荒的,所以你可以走了,至于適才你說的,我可以告訴你!”

    “你不如他!”

    她說的很直白,一如既往。

    白衣少年的臉色立刻變得一片猙獰,嘴角也蕩漾起一絲殘忍的笑意。

    “你會后悔,今日說過的話!”

    子魚雙目微瞇,迎上了他的目光:“你要做什么?”

    白衣少年搖頭,臉上也閃過幾分玩味:“我只是在想,在這里,無論我想做任何事情,都不會有人知道!”

    “況且即便知道了,你叔叔也會很開心的!”

    呼!

    子魚俏目一冷,兩道劍氣從眸子里迸射而出,帶著一股無匹的氣勢,朝向白衣少年迎面激射而去。

    “!

    白衣少年單手一揮,勁氣自掌心流淌出來,迎上了子魚的這一劍。

    “如果不是顧及你體內的那把劍,以你的修為,我可立即將你擒下!”

    子魚再不發一言,劍氣被震退之后,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瘋狂的朝向對方轟殺過去。

    “封天地!”白衣少年冷哼一聲,單手迎著虛空輕輕按下。

    虛空立刻開始塌陷下去。

    子魚悶哼一聲,身形踉蹌著朝后退去。

    白衣少年卻是微微一笑,單手一抓,大手穿透了重重破碎的氣勁,就要將子魚整個都包裹在其中。

    子魚眼中閃過幾分寒芒,眼中那兩道劍光更加濃郁起來。

    “不要掙扎了,你不是我的對手!”白衣少年冷笑道。

    子魚的臉上不見分毫的慌亂,背后長劍終于出鞘,一片片雪花繞體疾走。

    周圍的溫度也在這一刻驟然降低。

    嗡!

    就在子魚方要拼力一擊,與這白衣少年殊死相搏之時,斜地里,忽然有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現。

    他就像從虛空之中閃爍出來的一般,屈指一彈,一道光芒滑坡虛空,竟是直接將白衣少年的手掌洞穿。

    白衣少年慘叫一聲,身形倒飛而出,如果不是躲閃及時,那道光芒很有可能會將他的眉心穿透。

    那道身影矗立在虛空之上,一身黑色長衫隨風漂浮,獵獵響動。

    他目光在白衣少年身上掃過,隨即搖頭道:“不堪一擊,弱的可憐!”

    “你是何人?”白衣少年咬牙道,掌心光芒流轉,那道血洞竟是自動愈合,恢復如初。

    “你可知道我是誰?竟然連我的閑事也敢管!”

    黑衣人搖頭淡笑:“我若不知道你是誰,為何還要出手?”

    “你們這一族,傳承到你這里,怎地變得如此愚蠢?”

    說到這里,他還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

    見到對方如此,白衣少年的臉色不禁更加難看起來。

    “你若有本事,就報上名來!這筆賬,他日我火凰一族必定親手討回!”

    那黑影冷哼一聲:“不必以后了,這筆賬,我現在就想討回來!”

    言罷,他腳下接連踏出,身形直接朝向白衣少年沖去!

    白衣少年臉色大變,這黑衣人隨手一擊便險些將自己擊殺,這份實力,絕對遠遠超過自己,恐怕定是成名多年的老怪物。

    一念至此,心中更是連一絲抵抗的勇氣都沒有,掌心一翻,一塊玉佩憑空出現。

    隨即一把將其捏碎。

    他的周圍,立刻出現一道火龍,張牙舞爪,朝向黑衣人撲殺過去。

    “那個家伙果然對你不錯,竟然還給你留了這么一套保命的手段!”

    黑衣人停止了繼續攻擊,看向白衣少年的目光帶著幾分不屑。

    白衣少年渾身上下都包裹在一片灼熱的火焰之中,臉色也變得越發猙獰。

    “今日之恥,他日必當奉還!”

    話音落下,周身光芒一陣波動,身形竟是瞬間消失不見了蹤跡。

    “多謝前輩相助!”子魚轉頭看向這名黑衣人,躬身行了一禮。

    黑衣人搖頭道:“你現在,不宜去見余寒!”

    子魚嬌軀一震,抬頭看向黑衣人,眸子里帶著幾分倔強。

    “你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監視之中,你若前去,必定會給他帶來更大的麻煩!”

    黑衣人嘆息:“而且,以他目前的實力,還不足以與你背后的那些勢力抗衡!”

    子魚的目光漸漸柔和下去。

    “可是,我想見他!”

    黑衣人轉過身去:“暫時的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