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五百九十八章 我一人足矣

第五百九十八章 我一人足矣

    他手中的長劍,便就像是一道銀蛇,瞬間照亮了半邊天際。

    那道劍芒,蜿蜒而生,竟好像不是圓滑的一道弧線,而是順應著大道波動。

    這是李乾坤窮盡畢生大道感悟的一劍。

    當劍芒亮起的那一刻,他眼中的光芒也逐漸暗淡下去。

    依靠著血晶草力量恢復的真氣,終于在這一刻徹底揮霍一空。

    似乎感覺到了他這一劍的可怕,古仙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司徒小花拼盡全力抵擋住了那尊古鼎,隨著它光芒的不斷顫抖,口中大口大口的鮮血噴灑出來,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怖。

    “找死——”眼見著了乾坤這必殺的一劍席卷而來,古鼎又被纏住,古仙當即冷哼一聲,體內浩瀚的真氣轟然爆發。

    可怕的力量潮水般沖出,形成一道劇烈的風暴,轟然逆卷。

    古鼎光芒大盛,一舉將司徒小花衍化出來的九道光帶全部震散。

    司徒小花張口噴出一大口獻血,身形無力的朝向地面墜落。

    李乾坤眉目冷峻,劍鋒過處,不留一絲余地,劍芒如影隨形,瞬間逼近到了古仙的近前。

    古仙雖然震開了司徒小花,然而就目前形勢來看,根本來不及催動古鼎抵擋李乾坤。

    情急之下,右手忽然探出。

    兩根手指如同黃金澆鑄一般,璀璨的駭人。

    隨即竟是以血肉之軀,朝向那道劍芒點落下去。

    如果不是修為達到了一定程度,而且超出李乾坤太多,古仙也不敢做出這樣的決定。

    轟!

    恐怖的爆炸聲一瞬間蔓延開去,使得周圍都充斥在一片混亂的氣流之中。

    光芒就在這一聲爆炸中碎成了漫天塵埃。

    李乾坤悶哼一聲,手中這把跟隨了他不知多少年的長劍寸寸碎裂。

    身形也是倒飛而回,摔落在了司徒小花身旁,他轉頭看向司徒小花,口中不斷涌出嫣紅的血沫,伸手朝向她探了過去。

    司徒小花也是氣息微弱,咬牙支撐著迎向了這只手。

    呼!

    古仙狼狽的身形終于從漫天散碎的光芒之中掙脫出來,一身白衣已經碎成了布條。

    來到這里之后,除了面對那個可怕的秦王之外,他還是第一次這般狼狽。

    右手兩根手指鮮血長流,險些被斬斷。

    然而終究不過是皮外傷而已。

    他咬了咬牙,目光帶著點點恨意看向了李乾坤。

    “竟然能夠讓我受傷,這般戰績,已經足以自傲了!”他目光閃爍,雙手同時托起。

    李乾坤與司徒小花兩人的手臂還未接觸到一起,便被這股無形的力量托起,朝向天空之上那巨大的鎖鏈飛馳而去。

    噗!

    丁進和許飛終于也在這時發動了最強大的力量,再次拼著自身受創,斬殺了兩名仙門五虎。

    梧桐樹漫天橫掃,帶動著可怕的火焰,將另外一名仙門強者震飛了出去。

    雖然明知道李乾坤司徒小花已然危在旦夕,但是丁進卻咬緊了牙關,強忍著沒有回頭去看,因為李乾坤交給了他和許飛另外一個重要的任務。

    他們深知這個任務的重要性,關乎著整個洪荒的存亡!

    所以,就在古仙再次出手將李乾坤和司徒小花制住之際,再次朝向對面的人影出手,無比將對手斬殺!

    然而他們沒想到的是,旁邊還有其他兩名觀戰者。

    顏子虛和已經失去了雙腿的霍眾。

    這兩人一直都在關注著戰場,只不過古仙從一開始就下達了命令,讓他們兩個暫時不用出手。

    但是,李乾坤和司徒小花的表現,已經徹底激怒了古仙。

    此刻他已經沒有了絲毫的顧忌,立刻朝向霍眾和顏子虛發出了命令。

    兩人自然不敢怠慢,紛紛動手,朝向重傷的丁進和許飛撲了過去,在差之毫厘之間,幫助另外兩名重傷的仙門強者擋住了這必殺的一擊。

    丁進和許飛相視一眼,眼中同時閃過一絲無力。

    手中握緊的血晶草早已經枯黃,再無一絲氣息。

    如果不是借助這株神草的力量,此刻他們的氣息怕是早就徹底消散。

    呼!

    李乾坤和司徒小花的手臂,終究還是沒有糾纏在一起,便被古仙的力量帶動,如同之前的三大小先天境界長老一般,被那幾道粗大的鎖鏈吸引住。

    古仙的面孔有些莫名的扭曲,咬牙看向了大口喘息的丁進和許飛。

    “再給你們兩個一次機會,到底臣不臣服?”

    他依然沒有放棄招安他們兩個,同時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這兩人不同于李乾坤和司徒小花。

    尤其是丁進,身上的火凰氣息,實在有些太過駭人。

    其純凈的程度,似乎已經達到了那個世界的程度。

    他很懷疑丁進是那一族遺落下來的直系血脈弟子,否則絕對不可能擁有如此純凈的氣息。

    所以,也不敢太過逼迫。

    強如那個種族他們的血液之中已經有了烙印,自己若親自出手抹殺,必定會被記錄下來,保不定將來會被那一族的某位強者追殺。

    不過,凡事都要有一個底線,如果這兩人當真冥頑不靈,那也只好冒險殺一殺了!

    眼見著古仙難看的臉色,丁進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你看你現在的龜兒子樣兒,還想讓小爺臣服于你?”

    “我看你不如撒泡尿自己好好照一照,這逼樣憑什么讓小爺我相信你?”

    古仙咬牙切齒,原本他就已經在壓制著怒火。

    丁進的這句話,徹底讓他心中唯一的一絲忌憚盡數褪去。

    眼中立刻閃過幾分莫名冰冷的殺機,咬牙點了點頭。

    “既然你們不識抬舉,那么今日,便全部都給我獻祭了吧!”

    恐怖的氣息一瞬間從他手掌之中沖出,徑直涌入到了頭頂的那尊古鼎之中。

    古鼎光芒搖曳,劇烈的波動,使其周圍都開始迅速的被瓦解。

    土黃色的光芒形成一片巨大的光罩,朝向兩人頭頂當頭碾壓了下去!

    丁進與許飛相視一眼,然后紛紛點頭。

    “許飛,你覺得這件事情就這樣了嗎?”

    許飛搖了搖頭:“我一看他這逼樣,就不想認命,你說怎么辦?”

    丁進咧嘴大笑起來:“那就干他唄!余寒在那邊肯定挺孤單了,咱倆要是不過去,讓他一個人也怪可憐的!”

    “所以,那就拼了吧!”

    兩人體內真氣轟然爆發,竟是迅速的攀升!

    自爆!

    這種關頭,他們竟是要選擇自爆,也不肯給古仙留下絲毫的血肉用來圣祭。

    感覺到了他們的意圖,古仙忍不住冷哼一聲:“要自爆,沒有我的允許,你們做得到嗎?”

    話音落下,那土黃色的光罩終于碾壓下來。

    帶動著周圍的空間,產生了巨大的波動。

    兩人同時感覺到身體一緊,那些沸騰的氣血,竟然在瞬間被壓制了回去。

    同時,那些光芒趁此機會化為一道道光帶,將他們兩個的肉身緊緊纏繞住。

    丁進帶著幾分無奈搖了搖頭:“娘的,連死都不讓死,忒也欺負人!”

    許飛也是嘆息著搖頭:“這或許就是命吧!”

    古仙冷笑連連,如今李乾坤和司徒小花已然出現在了那些鎖鏈之上。

    而且正在迅速的與遠古祭壇的氣息融合,此刻再加上丁進和許飛,那么這條通道,也差不多能夠開啟了。

    然而就在這時,頭頂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震蕩。

    那一道道粗大的鎖鏈之間,竟是出現了斑斑裂痕。

    一只巨大的長尾仿佛一把穿透云霄的長劍,從那些鎖鏈之間硬生生的擠了出來。

    隨即,肉眼可見的波動朝向四面八方激蕩而出。

    那些鎖鏈之上,無數道氣血之力迅速回流,連同遠古祭壇上面的血紋,也在迅速的消退,反向重新返回到了李乾坤等人的體內。

    已經做好了死亡準備的李乾坤和其他三人臉色同時一變,不可思議的抬頭看向天空。

    對于這道漆黑的巨尾他們并不陌生。

    那是屬于竇玄衣的本體。

    她來了嗎?

    所有人眼中紛紛燃起一絲希望,然而想到古仙的可怕實力,這股希望剛剛生出,便就被磨滅了下去。

    呼!

    玄蛇那龐大的身軀硬生生的從無數道鎖鏈之中擠入進來。

    隨后,朝向眾人頭頂降落了下去。

    看著巨大的玄蛇,古仙的臉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