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四百五十章 講武堂與七州武院的關系

第四百五十章 講武堂與七州武院的關系

    院峰上,余寒與李乾坤并肩而立。

    站在此處,可將整個七州武院盡收眼底!

    這一次所歷經這場浩劫,對于七州武院來說,是除了與仙門之間的生死血戰之外,傷害最大的一次。

    而且,對手并非是仙門,而是來自于內部。

    那一戰,名家老祖隕落!

    名家家主隕落!

    圣武院院主隕落!

    三大主院院主隕落!

    整個洪荒元氣大傷!

    但是對于七州武院來說,這并不意味著失去了戰斗力。

    相反,經歷了這一次劫難的洗禮。

    所有的弟子,都經歷了一場生與死的蛻變!

    對他們未來修為的進步,將有更加深遠的影響。

    而且大戰之后,李乾坤以雷霆手腕,立刻整合七州武院。

    至此,存在了不知多少年月的乾坤陰陽四大主院,徹底消失。

    而作為整個七州武院中流砥柱的圣武院,也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

    這一次,包括圣武院和三大主院在內足足將近半數的長老和弟子都參與了爭斗。

    李乾坤賞罰分明,對于那些主犯,一律格殺,情節較輕者廢除修為,放逐回原來的家族或者是其他各州。

    而經歷了這一番大清洗后,七州武院的強者和弟子數量,減少了足足將近一半的數量。

    當然,也算上在這一戰中隕落的弟子!

    李乾坤拔除圣武榜和精武榜,原本的六院整合為三院。

    人院院主由顏子虛擔任,當初執法隊和圣武院殘余的弟子,全部歸于人院統管。

    而仙院,則全部都是凌音閣弟子。

    這也是唯一值得慶幸的一件事情。

    凌音閣閣主司徒小花與七州武院新院李乾坤訂婚,由老院作為媒人,十日后完婚。

    而凌音閣作為曾經的仙門,如同當初那般劃歸一片勢力留給他們終究不妥。

    連閣主都已經嫁給了李乾坤,她們自立門戶,也多有不便。

    經過李乾坤與司徒小花商議,并爭取了凌音閣長老和弟子們的同意。

    最終決定徹底并入七州武院,單獨成立仙院,劃歸相對獨立的勢力范圍。

    有了凌音閣的加入,總算彌補了七州武院這一次的損失,而且多出以為先天境界強者,也可以震懾那些虎視眈眈的仙門。

    最后一個就是書院。

    按照老院和李乾坤最開始的預案,書院將作為新生弟子們進入修行的第一道門檻。

    一共分為文部和武部。

    文部由先生主管,同時依然擔任書院院主。

    武部則是由陽院院主擔任,同時兼任書院副院主。

    包括原本四大主院殘留下來的長老,全部都歸入到了書院之中,擔任武部的教習。

    但是文部教習,至此唯有先生一人!

    書院的范圍,也無限擴大,將原本四大主院的范圍全部都囊括了進去。

    但真正的書院峰,卻始終沒有動過。

    李乾坤做出這樣安排的當日,前去拜訪了先生。

    但卻沒有見到。

    從那一戰之后,先生便閉門謝客,一直將自己關在書房內,許久都沒有出來過一次。

    李乾坤無奈,之后離開,卻也將書院保留了下來。

    大公雞依然不斷的在小院里徘徊,只不過多了一只松鼠,懶洋洋的躺在那里。

    似乎……一切都沒有變!

    待到一切重新步入正軌之后,在李乾坤的帶領之下,余寒登上了院峰。

    兩人站立在院峰的最高處,俯視下方廣闊的土地,卻出奇的沉默。

    “這么多年,你是第一個以弟子的身份,登上院峰的!”

    李乾坤終于打破了沉默,看向他的目光帶著幾分贊賞。

    余寒苦笑著搖了搖頭:“按照你的說法,我是不是該很開心才對?”

    “即便不開心,也總歸是該象征性的感激一下的!”李乾坤一本正經的說道。

    余寒笑著看向他:“我現,有了院夫人之后,你是越來越壞了!”

    李乾坤笑著揮了揮手,目光漸漸變得凝重:“你可知,院讓你前來此處所為何事?”

    余寒搖了搖頭:“你就別賣關子了,這樣,我總感覺心里不踏實!”

    李乾坤這次沒有笑,而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告訴你之前,先帶你見兩個人!”

    隨著他話音落下,從山頂的石屋內,兩道身影并肩走了出來!

    見到這里兩人,余寒忍不住一怔,隨即苦笑道:“我還以為你在這里金屋藏嬌,原來竟是藏了兩個堂主!”

    話音落,躬身行禮道:“弟子余寒,見過兩位堂主!”

    這兩人,赫然正是燕州和齊州講武堂的兩位堂主。

    兩人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欣慰,也帶著幾分寵溺。

    可以說,兩人是親眼看著他一步步成長起來的。

    從無到有,從初凝武魄,再到后來以一人之力力挽狂瀾,每一處都有他留下的印記。

    至今為止,燕州和齊州講武堂中,余寒的故事還在弟子中廣為流傳。

    “大家本就是同門師兄弟,日后,這堂主便不必稱呼了!”

    余寒抬頭,有些疑惑的看向兩位堂主。

    兩人相視一眼,最后還是燕州講武堂主笑道:“我們本就是七州武院原圣武堂的弟子,以你的輩分,現在稱呼我們一聲師兄應該不足為過!”

    余寒訝然,同時看向李乾坤。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講武堂的堂主,竟然全部都是曾經圣武院的弟子!

    李乾坤知道他想問什么,索性不等他開口,直接回答道。

    “你想得沒有錯,洪荒七州,每一州講武堂的堂主,都是七州武院的歸先境界弟子,這是對他們的歷練,會擔任一段時間的堂主!”

    余寒笑著點了點頭。

    “怪不的七州武院對七州講武堂如此熟悉,原來竟是如此!”

    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說關于講武堂和七州武院的關系,不過這一點他曾經也有過一些猜測,所以驚訝是有一點,卻也并非難以接受。

    “兩位師兄,這一次算是功成歸來了嗎?”

    聽到這句話,兩人臉上的笑容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凝重。

    “不僅是他們,洪荒七州的七位堂主,已經全部都回來了!”

    余寒皺眉道:“那現在的洪荒七州,豈不是十分脆弱?如果仙門趁此機會偷襲,其他長老怕是難以抵擋!”

    李乾坤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便是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了!”

    “七州講武堂堂主,每二十年輪換一次,當然,這是原則上!”

    “如果有重大的貢獻,可提前回歸!”

    看著目光閃爍的李乾坤,余寒恍然:“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去做講武堂堂主吧?”

    李乾坤訝然看向他:“這你也能猜到?”

    余寒苦著臉看向他,指了指自己的腦子:“長腦子就能猜到好不好?”

    兩位堂主看著沒輕沒重的兩人,不禁相視苦笑。

    李乾坤沒好氣的說道:“這一次洪荒七州,怕是要有大事情生!所以必須要派遣一批精英的弟子前去擔任堂主!”

    “當然,不是他們的能力不足,而是講武堂,同樣需要新鮮的血液!”

    “七州武院尚且如此,講武堂,也好不到哪里去!”

    “這么多年,有些講武堂,甚至連根子都爛掉了,必須要有人去將其重新整合,否則一旦仙門來襲,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他轉頭看向燕、齊兩州的講武堂堂主:“燕、齊兩州講武堂與你都有淵源,這一次我和院失蹤了這么久,實際上是繞著洪荒七州整個走了一圈!”

    “除了這兩州之外,其他五州基本上都有很大的問題!”

    李乾坤眉頭微微皺起:“所以我和老院商議之后,決定將他們全部都換回來!”

    “一來他們的年頭也差不多該到了,另外一個就是,三大仙門忌憚老院的實力,暫時不敢與七州武院正面對抗!”

    “但洪荒七州,卻是他們志在必得之所!”

    “既然他們要如此,我們又怎能讓他們如愿?”

    李乾坤淡淡一笑:“所以這一次,你前去接任堂主,任務非常重大,很有可能下一刻,便會遭到那些中小型仙門的聯手攻擊!”

    余寒點了點頭:“這個倒是沒問題,燕州和齊州我都熟悉,而且有很多熟人在那里,讓我去哪里都行!”

    李乾坤卻是搖頭:“這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