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四百三十九章 人道盤龍陣

第四百三十九章 人道盤龍陣

    “怎么可能?”

    名家家主名鷲面沉似水,眉頭也緊緊皺起了起來。

    “操控七州武院護宗大陣的三大裁決長老,不是已經疏通過了嗎?”

    旁邊,一位名家長老也帶著幾分警惕看向了逐漸亮起的護宗大陣。

    “難道是院首回來了?”

    另一位長老則是搖頭:“不可能,我們在七州武院的弟子已經看得明白,那老家伙已經帶著李乾坤前往荒外仙門,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回來!”

    名鷲目光閃爍,就那么注視著下方蜿蜒亮起的護宗大陣,然后輕輕搖頭。

    “不對,不是那三個老家伙催動的!”

    他伸手指向宛若一道長龍般匍匐的巨大長龍,雙目微微瞇起。

    “你們看那里!”

    眾人順著他的手指瞧去。

    赫然發現,那里有一處樓閣,并未被大陣籠罩!

    “護宗大陣并未完全催動,而是存在著漏洞!”

    幾名長老也率先反應了過來:“不是三大裁決長老動的手!”

    名鷲冷笑著點頭:“不錯,如果是那三個老家伙出手,絕對不可能讓這座陣法如此徒有其表!”

    “你們仔細看看,除了這一處之外,其他的地方,也沒有完全被覆蓋,想來是有人想要拖延時間,強行啟動了護宗大陣而已!”

    “真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七州武院還有這等實力的陣師,也不知道是哪一位長老,如果可以的話,此人需要好好培養,未來,必定能夠可以成為三大裁決長老的存在!”

    他淡淡一笑,腳下光芒涌動,駕馭著渡天舟,朝向下方緩緩降臨!

    名家眾人猜測的沒有錯。

    這座護宗大陣此刻的掌控者,并不是三大裁決長老,而是另有其人。

    但這個人,也不是七州武院的長老。

    而是余寒。

    余寒手持紫玉羅星盤,手中將近三萬條道紋不斷涌入其中。

    在那死人谷的時候,體內八荒吸納了足夠的死氣,正在一點點的煉化,從而衍化為道紋。

    如今他體內道紋的數量,已經達到了兩萬九千多條,有了長足的增加。

    而這也僅僅吸納了八荒世界中四分之一的死氣而已。

    死氣對心神的淬煉,絕對要比九幽之力要精純和直觀得多。

    丁進和許飛分列他的兩側,同時催動體內真氣,注入到了護宗大陣之中。

    三大裁決長老中,一主陣,一主道,一主法。

    三道合一,催動護宗大陣御敵,爆發出強橫而又可怕的力量。

    此刻,他們三個同樣也是如此,余寒主陣,依靠陣盤來主宰大陣的力量。

    丁進主道,以鳳凰武魄,衍化諸天大道,融入陣盤。

    許飛主法,以紅塵人間之力,融入陣盤。

    三人全力以赴,實力雖然都差了幾分,無法將其完完整整的催動起來。

    但護住幾處重要的地方卻足夠了。

    而且,余寒對陣法道紋的掌控能力,怕是不在三大裁決長老之下,所以在經過細微的調整之后,不仔細查看,根本無法發現其中的端倪。

    然而他也沒有想到,名家家主名鷲的心思竟然細膩到了如此程度。

    只是掃了幾眼,便已經發現了他辛苦布下的障眼法!

    “余寒,你說三大裁決長老一面傳下那樣的命令,給我們來了一招釜底抽薪,一面又在這個時候將陣盤送了過來,到底是什么意思?”

    丁進仰頭看著那逐漸降臨下來的渡天舟,忍不住目光閃爍。

    如果沒有護宗大陣,他們是當真連一絲機會都沒有,然而這個疑問,卻一直縈繞在心頭。

    一旁的許飛也是點頭道:“的確如此,當初我們登上院首峰尋找李副院主的時候,三大裁決長老便橫加阻攔,對我們也態度惡劣!”

    “現在這般,我看定是因為我們抵擋住了這第一劫,要借助我們的力量來和對方周旋!”

    “不過讓人想不通的是,他們三個為什么不直接出手?”

    聽到兩人逐漸說出的疑問,余寒心中微微一動。

    這也是他始終想不通的地方。

    這主宰護宗大陣的紫玉羅星盤,乃是七州武院最了不起的至寶,需要絕對忠誠的弟子方才有可能拿到。

    那三大裁決長老既然如此信任自己等人,為何不能出手?

    難道,他們有無法出手的苦衷?

    想到這里,余寒目光微微閃爍。

    “此番名家前來,怕是底牌層出,動用了能夠動用的所有能量,到時候,勢必會是一場惡戰,我想,很多勢力都會被牽連其中!”

    丁進轉頭看向他:“你是指三大主院嗎?”

    余寒淡淡一笑:“三大主院,只是其中的一條小魚而已,真正的對手,在后面!”

    許飛卻是皺起了眉頭:“單單是三大主院一起出手,在如今陽院已經歸心的情況下,我們也只能夠勉強守住,想要與之抗衡尚且做不到,如果還有其他勢力參與進來,怕是這一戰……”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明顯有些信心不足。

    余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名家要進來,沒那么容易的!”

    “你這家伙,三腳踢不出一個屁來,惹得我們這般心急!”丁進沒好氣的說道:“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到底還有什么底牌?”

    余寒神秘的一笑:“我就不想告訴你呀!”

    丁進撇了撇嘴,咬牙道:“算你狠!”

    余寒微微嘆了口氣,心中卻是暗自嘆息:“不是我不想告訴你們,而是這張底牌,連我自己心里也沒有底!”

    “我總不能告訴你們,我這是在賭!”

    “這對你們,太不公平了!”

    “而且,這一場戰斗最后會發展到什么程度,誰也預料不到,我只能說,我會盡力做到最好!”

    “如果真的賭輸了,我只能做到保你們性命無憂!”

    他看向那懸浮在頭頂的巨大渡天舟,目光漸漸陰沉了下來。

    “這不完整的人道盤龍陣,也不知道能夠阻擋他們多久!”

    話音方才落下,數道身影由遠及近,朝向這邊奔騰而來!

    三人同時將目光投遞了過去。

    那是三名燕州和齊州的弟子。

    “三大主院那邊,有什么動靜?”余寒開口問道。

    其中一名弟子微微道:“三大主院,果然狼子野心,得知了名舜他們失敗之后,便自動集結起來,開始朝向我們書院進發!”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繼續道:“不過陽院已經在書院峰下集結,與我們的人會合在了一處,他們想要徹底攻破,也沒有那么容易!”

    余寒聞言卻搖了搖頭:“沒那么簡單!”

    “三大主院既然撕破了臉皮,便不會有絲毫的留手,尤其是他們還有乾院!”

    “乾院的實力,比陽院還要強橫不少,單單是他們,我們便已經需要全力應對,再加上其他兩大主院,我們怕是撐不住多久!”

    說到這里,余寒轉頭繼續問道:“他們的院主出現了嗎?”

    那弟子搖了搖頭:“包括陽院的院主也同樣沒有出現!”

    許飛嘆息道:“四大主院院主同時消失,應該是一起再暗處觀看著這里的情況,如此的話,陽院院主的情況岌岌可危!”

    余寒揮了揮手。

    “陽院院主畢竟是歸先后期巔峰的絕頂人物,他們想要動,也要好好想一想,所以暫時還會安全!”

    他繼續看向第二名弟子:“消息送到了嗎?”

    那名弟子點頭,踏前一步稟告道:“已經送到了,司徒閣主派出了一名太上長老,帶領兩百精英弟子趕來相助,現在,已經快要到了!

    聽到這名弟子的稟告,眾人的臉色才略微輕松了一些。

    丁進更是笑道:“怪不得你不擔心三大主院那些家伙,竟是早早就去給司徒閣主求援!”

    余寒目光閃爍:“名家既然已經開始動用所有的力量,我也只能如此!”

    他輕輕嘆息:“可是,我們能夠動用的力量,還是太少了!”

    “那些家伙真是可惡,連執法隊都被他們支了出去,否則,我們又豈會這么被動?”丁進忍不住嘟囔道。

    “以顏子虛首座和李副院主的關系,如果留在書院,也絕對不會這般看著我們被欺負!”

    余寒聞言眼中微微閃過幾道精芒,沒有繼續說下去。

    “七州武院小兒,速速散開大陣,放我等進去,否則大陣一破,你們誰都不能幸免!”

    眾人聞言紛紛抬頭,看向渡天舟上,那幾道站立的身影。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