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個月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個月

    名冠的目光很平靜,卻有一絲莫名的寒意流淌出來,讓對面的弟子忍不住倒退了兩步。

    “在隕落臺上,龍劍鴻師兄挑戰了余寒,然后……”

    那弟子沒有繼續說下去,同時低下了頭。

    名冠嘴角漸漸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很有趣的新生弟子呢!才來半年,就上了精武榜,這在七州武院歷史上,都是頭一次吧!”

    他目光看向那名弟子:“不知道,是哪一主院,竟然培養出這樣的弟子?”

    那弟子低垂著頭,不敢抬起半分:“是書院!”

    “書院?”名冠眉頭微微皺起:“書院什么時候也招收新弟子了?”

    那弟子急忙將這一批新弟子招收之日所經歷的事情與名冠說了一遍,同時繼續道:“書院都是一些書呆子,更是連一部功法都沒有,大家都很納悶,這個余寒為何成長如此之快!”

    名冠嘴角勾起一絲不屑,輕輕哼了一聲:“書院的確沒有功法,也沒有神通,但卻不是書呆子,因為書院還有李乾坤!”

    不等那名弟子繼續開口,名冠揮手道:“這件事情,我知道了,雖然最后他并沒有殺死劍鴻,但乾院背負的這份屈辱,卻不能算了!”

    說到這里, 他微微嘆了口氣:“十日之后,我還要去試煉,待歸來之后,再與他算一算賬也好!”

    那弟子聞言心中不禁一喜,名冠師兄出手,便不會有絲毫問題了。

    因為在所有乾院弟子眼中,他既是偶像,也是神,所以,他無所不能。

    ……

    經過了數日的調養,丁進身上被雷電灼燒的痕跡已經漸漸消失,總算恢復了本來面目。

    “丁進,這段時間你的身體調養的不錯,融骨境界也越發純熟,可以前往幻滅骨地,去尋找合適的靈骨了!”陽院副院主微微開口道。

    丁進點了點頭:“我最近也感覺到體內真氣對靈骨的渴望,是該到融骨的時候了!”

    “你調息一下,如果沒有什么問題,明日我們便出發!”

    丁進伸了一個懶腰,然后朝向副院主問道:“我其實挺好奇的,幻滅骨地哪來那么多的靈骨?這么多年都用不完!”

    陽院副院主微微一笑,知道他心中一直很好奇,所以也不等他繼續發問,直接開口解釋道:“幻滅骨地很早就存在了,幾乎與七州武院存在的時間差不多,那是太古年間,一場大戰導致!

    “太古洪荒強者多不勝數,修為深厚程度遠遠超過此間!

    “不僅是人類強大,妖獸也同樣強大,甚至有圣獸也透過虛空降臨在此,掀起了一片腥風血雨!”

    丁進眉頭一皺:“圣獸已經超出了這個世界的范疇,強大到離譜,如果真有圣獸存在,絕對是碾壓洪荒一眾強者的局面!”

    陽院副院主點了點頭:“的確,圣獸的出現,險些將洪荒徹底毀滅,不過,天道循環,往往都是因果往生,當時的人族,出現了一名出類拔萃的人物!”

    說到這里的時候,陽院副院主的目光帶著幾分欽佩:“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就像是沒有人知道他從何處來到這里一樣!

    “不過他一直都說,他是在洪荒出生的!

    “他的出現,讓整個洪荒出現了主心骨,一人一劍,殺得血流成河,大片的妖獸不斷倒下!那一次屠殺,將整個洪荒都染成了紅色!”

    “后來,洪荒所有強者勢力全部都歸到了他的麾下,將那幾只圣獸所帶領的殘余力量,全部驅趕到了這里,進行圍殺!”

    “那幾乎是一個不可能的傳說,在最后的一戰中,他一個人獨戰六頭圣獸,并且成功將它們斬殺,而隨著他的勝利,妖獸一方終于徹底潰敗,留下了滿地的骸骨!”

    “這便是幻滅骨地的來歷!”陽院副院主微微開口道。

    “那個人,比始祖皇帝還要厲害嗎?”丁進終于深吸了一口氣。

    陽院副院主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們不是一個時代的人物,所以這個不好比較!”

    “那他最后去了哪里?”丁進忽然問道。

    “他的實力,早已經突破了洪荒所能夠承受的范疇,所以在那最后一戰之后,他便離開了,一劍斬開了虛空,奔向宇宙深處!”

    “好厲害!”丁進滿眼都是小星星,眼前似乎也出現了那道身影一人一劍,破開虛空而去的一幕,目光越發的欽佩起來。

    “這么多年,七州武院一直都在沿用著幻滅骨地之中的靈骨,而每一名弟子隕落之前,也會回到這里,將靈骨送回,留給后輩弟子們使用!标栐焊痹褐鲊@息道。

    他轉頭看向了丁進:“所以,即便是我,在百年的最后時刻,也會把自己體內的靈骨還回去,你也是如此!”

    丁進目光閃爍:“這個當然,不過如果我也破空離開,那恐怕就不太好還了!”

    他撓了撓腦袋,似乎很苦惱這件事情。

    陽院副院主明顯愣了一下,隨即搖頭苦笑:“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就不用還了!”

    ……

    坤院副院主站在許飛的面前,目光帶著幾分審視。

    “余寒的事情,我知道你心中有所芥蒂,可是不要怪落凌,這是人之常情!”

    聽到他的話,許飛臉上閃過一絲淡漠的笑意:“副院主請放心,我不會繼續糾結這件事情,但融骨之后,我會挑戰落凌,上隕落臺!”

    坤院副院主目光一閃,一抹嘆息在眼底劃過,然后搖了搖頭:“你和落凌,都是坤院的希望,這樣因為一個外人,值得嗎?”

    許飛鄭重的點頭:“他不是外人,是我的兄弟,生死之交!”

    看著年輕人堅定的目光,坤院副院主在暗暗嘆息的同時,目光也微微閃爍出幾分異樣的光彩。

    他沒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說下去。

    或許,許飛需要的只是一個答案。

    既然落凌會這樣選擇,那就由他來回答這道題吧。

    不同于乾院的副院主,他并不是鎮山之城的人,所以對于鎮山之城與余寒等人的恩怨并不知曉。

    當然,也不想過多的介入。

    “明日,隨我一同前往幻滅骨地,在那里選取靈骨!”

    許飛抬起頭,然后又點了點頭:“對不起,副院主,落凌的事情,或許會讓您很為難,可我有自己的底線,所以只能跟您說聲抱歉!”

    副院主揮了揮手,深吸一口氣道:“誰沒有年輕的時候?”

    伸手在許飛的肩膀輕輕拍了兩下,搖頭朝向門外走去。

    “不過,年輕真好!”

    聽著遠遠傳遞過來的這句話,許飛目光閃爍。

    ……

    余寒坐在書院后山的大石上,等待著李乾坤的消息。

    取到了書院令之后,他便將其交給了李乾坤。

    而對方也沒有多問,不過從他驚訝的目光來看,顯然對自己能夠這么快拿到書院令也感到有些吃驚。

    這條小河很清澈,河床上遍布著一種書院后山獨有的鵝卵石。

    這種鵝卵石的不同之處,并不是它們的形狀,而是顏色。

    比普通的鵝卵石要黯淡一些,甚至有些隱約發黑,而且全部石頭都是這種顏色,沒有任何一塊特殊。

    這是余寒第一次如此仔細的去看這些石頭,然而他的眉頭卻忽然皺了起來。

    繼而,目光也微微瞇縫了起來。

    他伸手撿起一塊石頭,仔細的捧在手心,忽然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仿佛在哪里見過一般。

    然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伸手從乾坤袋內也取出一塊石頭,將這兩塊同時并列放在掌心。

    “絲!”

    他豁然站起身來,不可思議的看著掌心幾乎完全一致的兩塊石頭,臉色變得震驚到了極點。

    乾坤袋內的那塊石頭,是當初在天碑內部,與魔眼爭斗的時候,從天而降的那塊神石。

    正是因為這塊石頭,才讓瀕臨消亡的他,得到了生還的希望。

    可以說,就是這塊石頭救了自己。

    當時他并沒有將石頭丟棄,而是保留了起來。

    原本只是想要做個紀念的,直到此刻,見到腳下遍地的鵝卵石,這才想了起來。

    可沒想到,卻發現了如此讓他震驚的一幕。

    “難道……那一日救我的,就是副院主?”

    余寒目光閃爍,跳動著一抹難以言喻的光芒。

    思量之間,衣袂破空之聲響徹,李乾坤的身形,卻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他眼中帶著幾分輕松,顯然已經安排妥當。

    剛要開口之際,便只見余寒舉著手里的兩塊石頭就跑了過來。

    “你這是做什么?”

    余寒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