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二百七十八章 劍王墓

第二百七十八章 劍王墓

    與此同時,被灰霧包裹之下的那幾道身影,終于顯露了出來。

    他們有些游離的目光漸漸恢復清明,然后漸漸斂去手里的攻勢,朝后退了出去。

    “發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隱約記得適才彼此交手的場景,至少身上的一些傷勢,似乎證明這一切都是真的。

    “姐姐!”

    妙可清脆的聲音響起,讓退到一旁的妙詩不由得將目光投遞了過來。

    妙詩與琴音身形閃爍,降落在了妙可等人的面前。

    “你都不知道,你剛剛嚇死我了!”妙可直接撲入到了姐姐的懷中,忍不住淚水開始流淌了下來。

    妙詩輕輕拍打著她的后背,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適才那一幕,真是太過駭人,那些灰霧,竟然能夠侵染元神,從而讓他們所有人都陷入到了危機之中。

    然后,她看向了半空中的余寒,如果不是那個人,或許他們,會一直戰斗到流盡最后一滴血。

    曾天下的目光,也同樣落在了半空中,腳踏人王印的余寒身上。

    他眼中閃爍著淡淡的殺機,正如之前嬋靈與嬋紗一樣,玄宗的任何人,進入這里之前,都接到了一個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擊殺余寒。

    對于羞辱了他們的人,玄宗絕對不會讓他們繼續存活下去。

    這是一個仙門的威嚴。

    所以,幾乎沒有任何猶豫,曾天下身形閃爍,直接朝向余寒撲殺了過去,一掌拍出,隱約的星芒流轉不定,帶動周圍的天地大勢,要將余寒徹底淹沒。

    “白眼狼,別忘了剛剛如果不是我出手,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余寒冷哼一聲,人王印當頭鎮壓,直接將這一掌撞得粉碎。

    與此同時,人間大劍也凌空斬落下來!

    卻是許飛,眼見著曾天下恩將仇報,也直接發動了攻勢。

    曾天下臉色一變,腳下接連踏出,瞬間退后三十多米距離,這才避開了兩人的攻擊范圍。

    眼中帶著無比的驚訝看向他們:“不是說,余寒只有差不多三號弟子左右的修為嗎?怎么可能如此厲害?”

    無論是那一尊大印,還是那把同樣氣息的大劍,都讓他感覺到了一絲威脅,所以此刻,曾天下的臉色十分難看。

    “想要死,就放馬過來,不過現在,我們沒有空和你糾纏!”余寒眉頭緊皺,曾天下雖然該殺,但那隱藏在暗處的仇劍仙,卻是更加讓他警惕。

    曾天下聞言不禁冷哼一聲,如此形勢之下,自己一個人對付他們兩個,的確不占優勢。

    “想要殺他的,可不僅僅是你一個人!”倚天教的一號弟子林弦也笑呵呵的走了出來,與曾天下并肩而立。

    “還要加上我!”周玄也是一步踏了出來,雖然周府與余寒并沒有什么直接的仇怨。

    但是三大仙門一向團結,他們兩個都出手,周玄自然也不會落下。

    余寒雙目微瞇,目光卻看向了他們身后,那終于露出全部形狀的古墓。

    這座古墓,是整個內陵的第三十七座古墓,之前人王便曾經說過,這座古墓之中所埋葬的,是與他齊名的劍王前輩。

    但是劍王卻因為出現了一些變故,從而在即將隕落的時候離開了此處,直到后來也一直沒有歸來。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導致了被劍王墓鎮壓在下面的仇劍仙元神有機可乘,將離仙劍送了出去,吸引了他們來到此處。只是可惜,他一直都沒有想明白,為何仇劍仙會吸引大家來此,而且在灰霧被自己破開之后,不僅沒有發動反擊,反而安靜了下去。

    衣袂破空之聲忽然傳來,兩道身影同時出現在了周玄等人的面前,回頭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余寒,有幾分驚懼漸漸浮現出來。

    “周晉!”

    “海明月!”

    周玄和海如風同時踏前一步,走到了兩人身旁,見到他們滿臉的狼狽,當即皺起了眉頭:“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周晉的眼中,那深深的恐懼依然沒有褪去,一面看向余寒,一面顫聲道:“人王陵,我們所有二號弟子,一起圍殺余寒,然后,只剩下我們兩個逃了出來,其他人,全部都死了!”

    “這是真的嗎?”林弦和曾天下等人紛紛走上前來,甚至包括鎮山之城的一號弟子鐵知心,雙手也緊緊握住了海明月的雙臂。

    海明月點了點頭,在周晉之前說道:“元真、烈人王、鐵修瀾、文天靖,還有白如雪全部都死了,都死在了余寒的手里!”

    所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二號弟子,雖然在各大勢力并非只有一個,但每一個也絕對都耗費了大量的資源培養,同樣是門派的中流砥柱。

    然而此刻,他們竟然全部都隕落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這一刻落在了余寒的身上,殺機一點點的擴散而出。

    余寒終于被那些蜂擁而來的冰冷殺機打斷了思緒。

    同時也看到了出現的海明月和周晉,眉頭微微皺起,事情好似乎有些不太妙。

    “好一個余寒,果然心狠手辣,連我四大主城的弟子都敢誅殺,是誰給你的勇氣?”鐵知心本來就是大嗓門,此刻含怒吼出,聲音更是如同悶雷滾滾,震得人們耳膜鼓蕩!

    “你娘的嗓門大就了不起嗎?改天我抓一只夔牛,就放在你們鎮山之城的門口,天天教它罵你丫的!”丁進捂著耳朵怒道。

    鐵知心的目光卻全部都落在了余寒的身上,臉上的殺機漸漸濃郁。

    “余寒,還不跪下受死!”

    余寒站在人王印上,低頭俯視著暴跳如雷的鐵之心:“你傻逼嗎?”

    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為誰都沒有想到,鐵知心居高臨下的質問,換來的卻是這樣一個回答。

    妙詩的一雙美目有些詫異,帶著幾分欣賞看向了余寒。

    丁進和宇文成仙終于憋不住大笑了起來,前仰后合。

    余寒,真是太給力了!

    鐵知心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你會后悔今日與我作對!”

    話音落,身形搶出,碩大的鐵拳凌空怒卷!

    巨大的拳頭虛影在半空中浮現出來,赤裸的手臂上,有一頭蛟龍纏繞,吞吐著一股厚重的氣息。

    “剛一出手,就將盤山蛟催動了出來,看來鐵知心真是氣的不輕!”宇文浩然忍不住搖頭道。

    “八月焚天——劍!”

    雖然嘴上沒有給鐵知心面子,但作為一號弟子,尤其是融合了靈獸級別靈骨的鐵知心,余寒卻不敢有半分的大意,一出手就是最強大的招式。

    “轟隆——”

    恐怖的勁氣朝向四面八方激蕩。

    余寒悶哼一聲,八彎新月同時爆碎,竟是被鐵知心一拳轟成了靡粉。

    鐵知心也同樣不好受,一抹冰冷的火焰順著手臂涌入體內,讓他喉頭一甜,險些一口鮮血噴將出來。

    當即強自將那股冷焰驅逐了出去,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凝重。

    “竟然擋住了鐵知心全力催動盤山蛟轟出的一拳,這小子的實力,竟然進步了這么多,可以與一號弟子抗衡了!”

    鐵知心眉頭一皺,腳下狠狠一踏地面,便要再次出手。

    “夠了!”

    宇文浩然,終于在這一刻動了,不是他非要偏幫余寒,而是適才,弟弟宇文成仙,已經將人王陵發生的事情,和他轉述了一遍。

    結合著適才發生的一切,宇文浩然立刻相信了過來。

    如今眼看著鐵知心不顧一切的要擊殺余寒,當即出手阻攔。

    余寒身懷人王印,如果這里面封印的,當真是一尊龐然大物,那么鐵知心此刻所做的一切,將會是最大的敗筆,甚至所有人都將會因為他而死。

    “宇文浩然,你要阻攔我?”

    面對宇文浩然,鐵知心瞪大雙目,咬牙喝道。

    宇文浩然眉頭緊皺:“離開這里,你們要打我不攔著,但是在這里面,誰要是想要對余寒不利,我必定出手相助!”

    余寒目光閃爍,這宇文浩然,還算是不錯的人,至少可以顧全大局。

    “是嗎?”曾天下一步步走出,嘴角帶著幾分陰森的寒意。

    “我倒是要看看,你一個人,能阻擋住我們幾個?”

    “那就試試也好!”凌音閣一號弟子琴音,也走了出來。

    曾天下眉頭緊皺,果然,凌音閣還是背棄了仙門。

    “我們有五個人,你以為,你們兩個出手,就能擋得住嗎?”周玄笑瞇瞇的說道。

    他身旁,海如風、林弦,同時露出一絲笑容,真氣流轉,隨時準備出手。

    “其實,不一定就擋不!”

    妙詩一步步走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