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一百九十二章 圣獸玉髓

第一百九十二章 圣獸玉髓

    為了防范那條一直窺伺神物的玄蛇,黃鳥在自己的洞府內設置了諸多的手段,余寒初入其中,沒有防備之下,已然將其觸動。

    這讓黃鳥立刻有所感應,當即便要沖入進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巨大的黑影蜿蜒匍匐而來,一條粗壯的巨尾閃電般的朝向黃鳥狠狠拍擊了過去!

    玄蛇!

    黃鳥眼中閃過一絲凝重。

    而玄蛇更加干脆,連絲毫的預兆都沒有就悍然發動了攻擊。

    就在黃鳥離開洞府的那一刻,在樹林內激戰的玄蛇有所感應。

    那里面的東西十分珍貴,涉及到神獸的晉級。

    黃鳥便是要利用這神物晉級,而玄蛇自然也需要。

    所以它一直都在想辦法從那只可惡的黃毛鳥手里摳出一些來。

    無奈自身的實力不如黃鳥,硬拼根本無法戰勝,所以想了諸多辦法。

    可那家伙就一直趴在洞府內守護著那件神物,無論它用任何手段,都一動不動。

    如今終于感覺到了黃鳥離開,玄蛇豈能不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當即一舉將講武堂一眾核心弟子擊退,火速朝向這邊趕了過來。

    正好趕上了黃鳥欲返回洞府狙殺余寒。

    玄蛇根本顧不得其他,尤其是見到了黃鳥竟然受傷,更加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時機,毫不猶豫的朝向它發動了攻擊。

    感覺到背后那股大力襲來,黃鳥身形略微停滯了一下。

    巨翅驀然橫揮而出,帶著凌厲刺耳的摩擦之聲,狠狠掃在了玄蛇的巨尾之上。

    “蓬——”

    沉悶的聲音響徹。

    玄蛇雖然僅相當于化骨中期的修為,比起它差了一個等級,但作為老對手來講,它很清楚這條爬蟲的實力。

    單純論到血脈傳承,這爬蟲甚至比起自己更加高貴,所以如果處在同等級之下,自己絕對不是它的對手。

    加上此刻自己又因為那個可惡的人類受了傷,面對玄蛇暴風驟雨般的拼命攻擊,它同樣不敢有半分的大意,一出手就是全部的力量碾壓。

    全力的一擊對撞之后,玄蛇龐大的身軀直接被掀飛了出去,壓碎了一片玉山。

    黃鳥也不好受,本來它就是倉促反擊,比起玄蛇的蓄勢一擊弱了一籌,加上傷勢的拖累,身體也受到了劇烈的震蕩,高高飛起。

    龐大的身軀懸浮在半空中,有些狼狽的黃鳥先是焦急的看了自己的洞府一眼。

    那個卑微的人類雖然已經進入其中。

    可它并不擔心那件神物會就此被奪走。

    如果那么容易的話,它早就將其弄到手,用來淬煉肉身和血脈了。

    想到這里,它的眼中稍微平靜了一些,目光落在了再次朝向自己游動過來的玄蛇身上。

    玄蛇不斷吞吐著猩紅的芯子,頭顱高高昂起,抬頭看向天空中的黃鳥,眼中帶著幾分迫切和決然。

    這是自己最后的機會,絕對不能讓黃鳥回到洞府,否則自己將會在沒有任何的可能得到那件神物。

    它低吼一聲,巨尾狠狠拍擊地面,那粗壯的身軀竟然直接朝向天空之上的黃鳥追擊過去。

    它不會飛,卻擁有黃鳥無法匹敵的強悍肉身。

    所以即便那巨翅凌厲如刀,也無法將它的皮肉割破,此刻合身撲了上去,是不給黃鳥留下絲毫喘息的機會。

    黃鳥仰頭發出一聲憤怒的鳴叫,雙翅狠狠拍打,同樣也朝向玄蛇撲去。

    兩頭可怕的兇獸瞬間糾纏在了一處,進行著激烈的對抗。

    而此刻,樹林之中,講武堂內院弟子也終于與那幾名核心弟子會合在了一處。

    凌秋白簡單講述了一下適才發生的經過,讓那幾名核心弟子也忍不住臉色微變。

    幸好余寒出現,否則的話,這一次的任務便徹底的失敗了。

    眼見著黃鳥和玄蛇激斗正酣,余寒又不知所蹤,大家商議之后,同樣沒有離開。

    因為余寒還未出現,八寶玉戎根也沒有出現。

    所以他們隱藏在林子里,透過大樹的縫隙看向半空中黃鳥和玄蛇之間的激烈爭斗。

    眾人忍不住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想到適才他們竟然聯手將玄蛇抵擋住,紛紛暗呼僥幸。

    以此刻玄蛇的表現來看,只怕他們根本就無法抵擋。

    看來這畜生之前根本就沒有施展全力,而是有所保留。

    “余寒是進入黃鳥的洞穴了嗎?”冷川微微開口,眼睛里也閃過一絲擔憂。

    那黃鳥如此可怕,即便余寒的實力也同樣不弱,但比起黃鳥也玄蛇,也同樣沒有一絲的勝算。

    如此之下,即便他能夠從洞府之中逃離出來,恐怕也無法從兩大兇獸的夾擊之下存活。

    除非有什么特殊的保命手段。

    所以他們守在這里,一旦余寒出現,即便拼著性命不要,也將余寒救下來。

    因為八寶玉戎根是講武堂,甚至是整個齊州的希望。

    那比起他們的性命還要重要。

    “稍后一旦余寒出現,我們幾個核心弟子會立刻朝向兩頭兇獸發動攻擊,七律,你們帶著余寒離開,不必管我們,一定要將八寶玉戎根送到堂主那里!”

    眾人紛紛點頭,雖然這樣做的結果,很可能是核心弟子全軍覆沒。

    但處在這等情況之下,也只能如此做法。

    “師兄——”

    云風渡有些喃喃的開口。

    剛要繼續說些什么,卻被冷川揮手制止。骸安灰嗾f,我們隕落之后,講武堂的未來,便需要你們頂起來!

    他沉默了片刻,目光在內院弟子身上一一掃視而過,有些感嘆。

    “如果不是仙門勢大,鎮壓住了講武堂,你們的修為進境應該比現在還要快,一旦堂主恢復傷勢,這一幕就不會出現了!

    “到時候,你們一定要迅速成長起來,不要讓我們的犧牲白費!”

    眾人齊齊點頭,氣氛一下子凝固到了極點。

    …………

    “呼——”

    余寒終于松了口氣,適才不小心觸動到了黃鳥留下的禁制,心中忍不住暗暗苦澀。

    自己趁亂逃到了這里來挖墻腳,一旦被那畜生發現,絕對會活撕了自己。

    所以他沒有繼續深入,而是停留在了遠處,緊貼著光滑的玉璧,等待著黃鳥降臨之后,突然出手,然后躍出洞口逃離。

    雖然很遺憾,但卻沒有其他的辦法!

    只是想象中帶著怒火追殺過來的黃鳥卻沒有出現,反而從外面傳來了可怕的打斗之聲。

    從那一陣陣低沉的咆哮和鳴叫聲中,余寒想到了此刻上面發生的事情。

    同時略微松了口氣。

    “事不宜遲,趁著那兩個家伙激戰不休,我去看看那件神物!”

    有了之前的教訓,這一次的余寒變得小心了許多,身形閃爍之間,依靠著敏銳的靈覺不斷避開那一道道無形的禁制。

    黃鳥的這些禁制,大多是為了防范玄蛇而布置,所以對于余寒來說,有著很大的空隙能夠從中躲閃開來。

    黃鳥的洞穴很深,他的速度卻不慢,借著下落之勢,很快就看到了底部。

    周圍的玉石不斷散發出柔和的光芒,雖然不是特別明亮,卻將周圍的照耀的十分清楚。

    余寒看到了下方那片被開辟出來的空間,作為黃鳥休息的場所,自然十分寬闊。

    身形輕飄飄的降落下來,目光也朝向四周打量了過去。

    周圍十分空曠,看來這頭黃鳥的確不怎么講究生活質量。

    因為一眼能夠望穿,所以余寒很快就將目光鎖定在了洞穴最左側的一座石臺旁邊。

    那座石臺并不高,卻是這座玉石構成的世界里,唯一的一塊普通石頭。

    但卻并不普通。

    雖然不如玉石那般珠光寶氣,引人注目。

    但從其中散發出來的陣陣氣息,卻讓他忍不住側目。

    那絕對不是普通的石頭!

    余寒幾乎瞬間肯定,同時身形閃爍,避開了最后幾道禁制,身形出現在了那座石臺旁。

    黝黑的石頭,不斷散發著一道道烏黑的光紋,很微弱,卻很堅定。

    玉石所散發出來的光芒,竟然會被這些光紋遮擋住。

    與此同時,那股精純的本源氣息越發濃郁了起來。

    余寒的目光,落在了石臺上的一只石碗上面。

    那只碗比普通的瓷碗大上三倍左右,同樣也是通體烏黑,好像與那座石臺連通在一起一般。

    “這是……”

    他忍不住渾身一顫,看著石碗內,那三分之一左右的瑩白色液體!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