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二十一章 消失的石壁

第二十一章 消失的石壁

    “呼——”余寒深吸了一口氣,面前的石壁浮屠上,還剩下六個凸起,如今自己已經領悟出了其中三個,都是最上層的劍術神通。

    不過他也知道,以此刻的修為,領悟出這三套劍術神通,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如果不是體內那無匹的劍道長河輔助,根本不可能成功。

    尤其是上一次感悟最后一套《太陽劍經》的時候,便已經感覺到了吃力。

    后面的那幾套劍術,他原本是要在突破到武魄中期之后,繼續感悟的。

    但是此刻,郭家不斷派人追殺,讓他越發的感覺到了時間的迫切。

    所以只能冒一次險了!

    掌心光芒涌動,余寒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最佳,手臂輕輕一按,落在了第四個凸起上。

    然而,沒有如同想象一般,再次有無數道劍意沖入經脈,那凸起仿佛沒有絲毫的反應一般,沒有反饋給余寒任何的信息。

    “用劍意試試!”余寒目光閃爍,劍意透過手掌,朝向那凸起傳遞了過去。

    “呼——”整個石壁浮屠,仿佛被點燃了一般,在他劍意注入之后,爆發出一片眩目的光彩,然后在余寒目瞪口呆之中,簌簌落下,化為一地的粉末。

    余寒張大嘴巴,后背不由得冷汗骎骎:“怎么會這樣?”

    他深知這面石壁浮屠的恐怖之處,自己所感悟出來的三套劍術神通,都不是凡品。

    而且能夠在劍閣之中隱藏起來這么久不被人發現,足可見這浮屠內隱藏的劍術珍貴之極。

    但是此刻卻毀在了自己手里,余寒心中一陣苦澀,這……也太倒霉了吧!

    “石壁浮屠是太初前賢遺留下來的,只有燕州講武堂才有!币坏缆曇魝鱽。

    余寒轉身,帶著幾分苦澀迎上了劍閣長老的目光:“長老,您應該知道,這不是我的問題!”

    “錯了,這就是你的問題!”劍閣長老毫不留情的打擊道。

    余寒愕然,一時間竟是語塞,不知該如何作答。

    “留下這座浮屠的前輩,乃是整個洪荒有數的強者,它幾乎從講武堂建立開始,就一直存在,只是歷代講武堂弟子,都無法解析出其中的秘密,你能夠參悟,除了得天獨厚,也只能用機緣造化來解釋了!”劍閣長老開口道。

    然后他深深的看著余寒道:“這座浮屠,并不完整,是當年那位前輩從外面的大千世界帶回此處,你所見到的雖然是浮屠最完整的形態,不過那是后來這位前輩還原出來的!”

    余寒眉頭微微皺起,心中卻有些期待:“浮屠上面,一共有九個凸起,每一個似乎都融入了一套劍術神通,按照長老所說,應該還有六套劍術,而且,我得到的這三套,應該是品級最低的,然而雖然品級最低,卻堪比黃階上品的神通寶術,如果按照這種遞增的程度來看,最后的那一套劍術,或許能夠達到傳說中的天階神通!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心頭一陣發熱。

    卻不料劍閣長老似乎感覺到了他心頭所想,兜頭就是一盆冷水澆落下來:“當年得到浮屠的那位前輩何等人物,也只是得到了這面浮屠的殘篇而已,你這等微末的本事,還是不要好高騖遠的好,而且,你以為以當年那位前輩的強悍實力,會將三套區區黃階的神通如獲至寶的放入到這里?這三套劍術神通你還僅僅是入門而已,否則那郭慶又豈會是你的對手?”

    余寒聞言不禁臉色一變,隨即心中又是一陣發苦:“長老……您都知道了?”

    劍閣長老不屑的冷哼道:“你以為丁進那小子能守得住秘密?”

    “這個混蛋!”余寒咬牙罵道。

    劍閣長老看了語言一眼,繼續說道:“你現在已經是武魄初期境界,又有這三套劍術神通在手,也算足夠了,唯一欠缺的就是一部修煉功法!”

    “修煉功法?”余寒目光閃爍。

    “神通分為天、地、玄、黃四階,每一階又有上中下品之分,而功法則分為神、天、地、人四個品級,同樣,每個品級也分為上中下三個層次!眲﹂w長老解釋道。

    余寒點了點頭,他身為余家的少爺,對于功法和神通的分類并不陌生,此刻所修煉的也是余家的家傳功法,屬于人階中品的《真武勁》。

    “你的功法,等級太低,以你現在的情況,明顯不足以支撐修為迅速進步,所以,要盡快選擇一套其他的功法!”劍閣長老補充道。

    余寒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劍閣長老,恭敬道:“多謝長老指點,不過這劍閣內的功法,似乎品級都不太盡如人意!

    劍閣長老嘿然一笑道:“那是因為劍閣,多數存放的都是神通,整個講武堂所有的功法, 都在教書長老那里!

    “教書長老?”余寒想到那個帶著一點怪癖的長老,不禁有些錯愕,他竟然掌管著整個講武堂的功法,怪不得當初許飛會那么害怕他。

    “教書長老的修為,或許不是講武堂最強橫的,但論到修煉一途的知識,連堂主也要請教與他,只是他脾氣有些古怪,以你現在外門弟子的實力,想要得到他的認可,卻沒有那么容易!眲﹂w長老說道。

    余寒微微一笑,卻沒有開口,而是嘆了口氣,然后說道:“選擇功法固然迫在眉睫,然而即便能夠得到,也需要一些時間來修煉,郭家或許不會給我這個機會,所以眼下最重要的,應該是突破武魄中期境界!”

    劍閣長老微卻是眉頭一皺:“你剛剛進入武魄初期不久,真氣并未充盈,除非是借助天材地寶!”

    余寒從懷中掏出那大半塊云芝,道:“弟子偶然所得,應該足夠突破到武魄中期!”

    劍閣長老的目光從余寒掌心的云芝上一掃而過,繼而眉頭微微皺起:“這塊云芝不太對勁!

    余寒聞言不禁也是神色一凜,翻看了一下掌心的云芝,卻并未發現異常,當即有些疑惑道:長老的意思是——“

    劍閣長老微笑著接過他手里的云芝,掌心有光芒涌動。

    那大半塊云芝從最外層開始,漸漸融化,一滴滴的掉落在地,化為撲鼻的清香。

    然而,隨著這些香氣越來越濃郁,云芝的顏色變得越來越深,直到最后,已經化為了玄黑之色。

    余寒的眉頭漸漸皺起,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好一個郭家!

    劍閣長老冷哼一聲:“黑心云芝,千年難得一遇的劇毒之物,你這塊云芝,應該是從郭家弟子手里奪過來的吧?”

    黑心云芝,是云芝中的一個變異品種,因為沾染上了塵埃,或者是邪惡的力量,使得內部中空,充斥劇毒,可入侵經脈,腐蝕真氣。

    一旦強行吸收,將會化為一灘血水,連同骨肉全部被煉化,恐怖之極。

    之前他想到這塊云芝是郭行自己所得,但是現在看來,恐怕沒有那么簡單。

    因為他看到了劍閣長老有些痛心的目光,顯然也是猜到了其中的玄奧。

    “多虧前輩,否則弟子這一次,怕是難逃這一劫!”想通之后,余寒心里則是直冒寒氣,臉色也變得難看之極。

    “日漸式微,這或許便是洪荒本土衰敗的主要原因吧,仙門這么多年的蟄伏和忍讓,并不是出于對講武堂的忌憚,也許,這才是他們最終的目的!”劍閣長老嘆息連連。

    余寒眉頭一挑,拍了拍背后的鐵劍:“總會有好起來的時候,洪荒男兒的血性,需要鮮血來磨礪,這種事情,或許并不是壞事!”

    劍閣長老抬頭看向余寒,從這個少年眼中,他看到了一絲堅定,但更多的還是一團火熱。

    蒼老塵封的心不由得微微一動,點頭道:“你說的不錯,或許是我太過敏感了!

    “不是長老敏感,是長老心系洪荒,才會因此亂了心智!”余寒微微道。

    劍閣長老的臉色總算是恢復了一些,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翻手將一塊木牌丟到了余寒手中:“看來你的運氣并不好,所以只能一步步來了,我和那教書長老有一些交情,你帶著這塊木牌過去,或許能碰一碰運氣也說不定!”

    余寒點了點頭,朝向劍閣長老躬身一禮:“多謝長老厚愛,弟子這就前去一試!”

    此刻他與沒有其他的方法,要迅速的突破境界,只有這兩條路可以走,只是可惜那黑心云芝,所以只能選擇第二條路了。

    告別了劍閣長老,余寒小心的走出了劍閣,趁著無人關注之際,悄然朝向教書長老的小院趕去。

    好在這個時候,很少有人外出,余寒也松了口氣,不多時,便再次來到了那座小院門口。

    看著那道古樸的木門,余寒忍不住有些莞爾,搖頭笑了笑,便要敲門。

    只是,他的手剛剛抬起來,還未落木門上,在里面卻有一道聲音傳來出來:“余寒小子?今天怎么有空來看我老頭子,快點進來,我正好研究了一點好東西給你看看!”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