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孽城,死路一條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孽城,死路一條

    通道蔓延到了雪山外面,而且變得更加透明,顯然是自己沾染了里面的氣息,已經被徹底認可。

    余寒站在通道之上,可以看清外面的風景,而且通道運行的速度并不快。

    周圍到處都是滿眼的風雪,然而此刻看來,卻是別有一番韻味。

    忽然,通道停止了下來。

    余寒以為到達,方才要準備離開,可就在這時,從通道的另一端,忽然有一股精純的元氣波動出現。

    他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轉頭看去,一顆拳頭大小的晶體出現在了那里。

    它就在通道的一端,朝向自己飄蕩了過來。

    余寒忍不住心神一蕩,等到那塊晶體飛近,這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冰道極晶!

    是極寒之地孕育出來的無上神物,一萬年方才能夠凝聚出指甲大小的一丁點,還要在極度冰寒的條件之下,并且達到諸多苛刻的條件。

    然而此刻出現在他面前的,卻足有拳頭那么大。

    甚至還未臨近,便已經有極致的寒意流淌出來,要將天地大道都凍結了。

    余寒嘴角泛起一絲苦澀,這種神物,對于子魚的修為,絕對有著莫大的幫助,甚至能夠省去她百年的艱苦修煉。

    但是,自己卻沒辦法將它收取,自己手里的空間戒指,恐怕方才觸及到這塊冰道極晶,便會立刻被凍成糜粉。

    這等神物,卻不能帶走,這對于任何人來說,絕對是難以接受的事情。

    他心念一動,體內鴻蒙世界忽然自動開啟,直接將那塊冰道極晶吞噬了進去。

    余寒忍不住目光閃爍,雖然鴻蒙世界將冰道極晶吞了進去,也等同于將其收入到了自己的體內,但自己卻并未感覺到那股冰寒的氣息泄露出來。

    他眼睛猛地亮了起來,竟然發現了鴻蒙世界的另外一個作用。這比起空間戒指要安全得多,而且又不容易被發現,簡直就是一個超絕的作弊神器。

    想到這里,他深吸一口氣,這一切,都是父母送給自己的禮物。

    同時也想起了子魚眉心的那道印記,那是與自己一起得到的印記,想來,這道印記,便是當年父母對她和自己的認可。

    如今這里的東西,不僅有自己一份,也有子魚一份。

    他感嘆父母對他的良苦用心,忍不住有些鼻子發酸,盡管從自己重新擁有意識開始,他們從未真正意義的出現過,但他們的關懷,一直都在。

    余寒深吸一口氣,心中難得的溫暖。

    通道也在這個時候繼續啟動,朝向山下飛馳而去。

    ……

    混元界,因為余寒的影響,已經讓幾乎所有參加試煉的人全部聚集到了此處。

    從未被人打破過的三十六層,已經被一名來自孽城的天才登頂,這足以震驚的消息,不僅讓外面剛剛過來的人知曉,甚至連里面的人也都紛紛相互告知。

    追蓬和向華兩人也在這個時候聽說了這件事情。

    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早就知道這家伙是個變態,卻沒想到,在人才濟濟的南嶼郡,與那些所謂的七大門派天才交鋒之下,竟然還是這樣變態。

    他們很慶幸,這一路能夠跟隨余寒走了過來。

    如今也到達了混元界第十層的位置,修為正在漸漸加深,如果能夠安穩修煉到結束,即便這一次試煉之后,他們無法晉級下一輪,也都沒有什么遺憾了。

    畢竟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修為達到了這樣的境界,這絕對是一個奇跡。

    他們都不是貪婪之人,這種結果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估。

    不過,兩人雖然心里打算得很安逸,但那些其他勢力的弟子,卻不愿意給他們這個機會。

    這里終究有一些從兗州過來試煉的弟子是認識他們的。

    就在余寒登頂三十六層,從而失蹤之后,他們也終于被人找了出來。

    有越來越多的七大門派弟子出現在了這里,要將他們帶離出去。

    適逢洛紅塵對于余寒的突然失蹤百思不得其解,便也將氣都撒在兩人的身上。

    兩人這幾日可謂是受盡了折磨。

    他們雖然修為都已經達到了神劫第四難的后期境界,越來越朝向巔峰邁進。

    但是比起洛紅塵等人來說,卻還是差了不少,甚至還未達到諸葛明華的境界。

    所以對方想要對付他們兩個,以兩人的實力,根本就無法預知抗衡。

    兩人也將寶全部都壓在了余寒的身上,一聲不吭的承受著眾人言語上的奚落和肉身上的折磨。

    甚至不斷有七大門派的弟子對他們大打出手,但多數都是千機山和之前兗州的天才。

    諸葛明華隨著樽麟再次進入到了混元界中,暫時不知道外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不過即便知道,他也無法扭轉這一切,必定,即便余寒自己與洛紅塵發生了沖突,樽麟師兄為了顧全大局,也絕對不會因此與洛紅塵為敵。

    時間不短的流逝,洛紅塵就那么坐在混元界的入口處。

    追蓬和向華紛紛被封印了修為,躺倒在地上,一身的狼狽和傷痕。

    洛紅塵堅信,余寒絕對沒有離開混元界,他一定是得到了混元界的某種傳承,在里面修煉,終究到底都會走出來的。

    之前的恥辱,他無法忍受,必須要用余寒的生命來洗刷掉,所以眼前這兩個家伙在手,如果那個余寒還有那么幾分良心的話,就一定不會丟下他們兩個逃走。

    追蓬與向華精疲力盡,又被封印住了修為,躺倒在地上,痛呼的聲音也小了許多。

    一名兗州的弟子存心是要拍洛紅塵的馬屁,適才折磨兩人的時候,也數他出手的頻率最高,下手也最狠。

    此刻剛剛平靜了一會兒,他又忍不住跳了出來,大笑著分別踢了兩人一腳。

    “洛師兄只是想要知道關于這個余寒的過往,你們兩個如此嘴硬,純粹就是和自己過不去,如果說出來,羅師兄心情好了,或許還能夠放你們一馬!”

    追蓬和向華相互對視了一眼,狠狠的朝向他吐了一口唾沫。

    這名弟子惱火之極,一面繼續折磨兩人,一面繼續說道:“你們來到這里參加試煉,都是代表孽城,也是這么多年來孽城第一次晉級到這一輪!”

    “所以對你們來說,身上背負的榮耀已經足夠了,現在只要能夠活著回去,便是萬眾矚目的存在,甚至會被你們孽城奉為英雄!”

    “就為了區區一個余寒,值得嗎?”

    追蓬冷哼道:“沒有什么值得和不值得的,你甘心當洛紅塵的狗腿子,便就值得嗎?”

    他這一句奚落雖然心中暗爽,可以讓那家伙更加狠辣的折磨了他幾下。

    追蓬咬牙忍住,此刻他與向華的肉身,已經經歷了嚴峻的摧殘。

    如果不是之前一直都在鴻蒙之氣之中修煉,淬煉肉身,使得肉身有了不小的進步。

    那么此刻很有可能早已經皮開肉綻,或者承受不住那種痛楚而昏迷過去。

    然而即便如此,他們兩人也沒有多說什么,默默的承受著這一切。

    洛紅塵揮手制止住了那名弟子繼續出手。

    然后緩緩站起身來,來到了兩人的面前,沉聲道:“你們是我見過最硬氣的弟子!”

    兩人同時大笑:“我們不僅僅是弟子,還是軍人!”

    洛紅塵搖了搖頭:“這都無所謂了,我希望你們能夠明白,識時務者為俊杰,那個余寒身世能夠讓你們如此重視,應該是余族的殘余血脈吧!”

    向華沒有開口。

    追蓬心中卻是猛地一震。

    孽城的弟子都知道,余寒之前是叫任余寒的,雖然這里面有著很多事情存在。

    但他終究不是余族的直系血脈弟子。

    之前他們問及,原本是以為這些家伙要了解余寒的過往,從而更加有針對性的對付他。

    但是現在看來,自己兩人的遮掩,卻反倒將余寒推向了深淵。

    這些家伙雖然對孽城有意見。

    但究其根本,還是對余族有著意見。

    所以余寒一旦是余族的身份被坐實,那么死在這里也不會濺起半分的浪花。

    一念至此,他忍不住哼聲道:“余寒是因為表現突出,所以才被城主破格賜為余姓!”

    洛紅塵哈哈大笑。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