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天玄地裂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天玄地裂

    “果然不愧是太古年間流傳下來的大兇之地!”感受到周圍不斷傳遞過來的徹骨寒意,向華也忍不住蜷縮了一下。手機端m.

    對于危險最為敏感的追蓬更是一臉的凝重:“連同氣息都充斥著不可知的古怪!

    聽到兩人開口,余寒也朝向周圍看了過去。

    古地之中的景色,與外面其他地方的景色大體一致。

    唯獨不一樣的是周圍的氣息,他們都是修者,自然能夠感覺到這些危機。

    雖然無法預料到底是怎樣的危機,但總歸能夠察覺到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如果換成是普通人,估計不會受到一絲的影響。

    對此,余寒心中也開始凝重起來。

    他伸手拍了拍肩膀上的小家伙,輕聲道:“一定要小心!”

    小家伙揮舞了兩下小拳頭,小巧的身影一閃,便已經消失不見了蹤跡。

    “余寒,這真的只是一只噬空鼠嗎?”追蓬看著那瞬間消失的身影,忍不住問道。

    余寒笑了笑,回答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你問我,我又去問誰?”

    混亂古地之所以如此聲名遠播,其中的危險和太古年間遺留下來的機緣極其豐富。

    對此,很多人心中都是喜憂參半。

    如果能夠活著走出去,無疑他們的實力將會有巨大的提升。

    然而一個不好,恐怕所有人都會隕落在這里。

    雖然長輩們已經計算好了一切,并且出手干預,但實際上真正的危險,依然沒有消去。

    所以,每個人都小心翼翼的前行。

    余寒三人更是謹慎無比,他們目前的已知敵人,除了那隨處可見的危機之外,更大程度上還是來自于兗州城洛家。

    這是一個大敵,而且很明顯,洛家雖然在之前保持著平和。

    但是這一次比試,絕對隱藏著要將他們一網打盡的計劃。

    包括那個傳說中已經達到了神劫第四難后期巔峰境界的洛家天才。

    此人一旦出手,他們三個即便聯手也無法抵擋。

    一念至此,余寒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擔憂,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迅速的提升實力。

    他們要呆在這里的時間不能太長。

    隨著逐漸深入古地當中,越來越壓抑的氣息已經讓他們感覺到了可怕。

    “那是什么?”前行之中,向華忽然停住了腳步。

    三人同時投去了目光。

    前方不遠處,有幾株血紅色的樹木。

    那樹木只有兩人左右高度,奇怪的是他的樹冠很大,差不多能夠覆蓋十多米方圓的距離。

    而且,紙條如同垂柳一般,根根垂下。

    葉子呈橢圓形,周邊有鋒利的鋸齒狀,葉子上面,一滴滴嫣紅的鮮血不斷滴落下來。

    四具尸體,被那幾株大樹穿透,肉眼可見,他們的身體,依然不斷有精血被抽取出去。

    三人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四人,應該剛剛隕落沒有多久,想來是沒有注意,才會被這三株似乎已經產生靈智的怪樹偷襲,從而直接失去了性命。

    他們小心的朝向這些樹木走去。

    地面灑落著一些兵器和丹藥,都是從破碎的空間戒指中掉落出來的。

    余寒眉頭微微一皺,他感覺到了那株怪樹不斷傳遞過來的波動,有一種嗜血的肅殺。

    “這是什么怪樹?家族的記載也不曾見到過,當真是恐怖!”向華咧嘴道。

    余寒搖頭,他也沒有看到過有關這種怪樹的傳奇。

    纖細的枝條能夠穿透這些修者們的身軀,甚至連同他們使用的兵器也都被穿透了。

    可見,這小小的枝條,有多么可怕的力量。

    他們停住了腳步,沒有托大到非要上前試一試的地步。

    余寒雙目微微瞇起,這幾株怪樹所處的位置十分特殊,似乎帶著一種特殊的韻味。

    而且樹木之間的距離也都蘊含著大道至理,似乎并非是自行生長出來的。

    “這是殺生木,是魔族帶過來的一種奇怪植物,具有強大的攻擊力!”正在三人面面相覷之際,一道聲音忽然傳遞過來。

    余寒三人尋聲望去。

    兩道身影聯袂而來,目光閃爍,徑直落到了他們對面。

    “在下清和宮王子陽,這是我師弟曹青!”

    余寒三人微微還禮,清和宮在南嶼郡七大門派中排名第三,實力非常強橫。

    對面這兩人,雖然只有神劫第四難初期和中期的修為,但舉手投足之間氣息內斂,一見便是修煉了了不起的神通。

    “我們來自孽城,我叫余寒!”

    “向華!”

    “追蓬!”

    三人各自報了姓名。

    王子陽笑道:“原來是孽城的兄弟,怪不得見到這等慘烈的場面,也敢靠近查看!”

    “不過這殺生木有一特點,如果你不主動碰觸它,它是不會發動攻擊的!看著這幾個死去的兄弟,應該也是因為好奇,才忍不住靠近它們的!”

    余寒搖了搖頭:“沒有這么簡單!”

    他看了一眼有些意外的王子陽,繼續說道:“這里一共四株殺生木,而且它們的排列順序,正好是四象方位,互為犄角!魔族對于陣法的感悟者極少,應當不可能會是他們留下來的,這四株殺生木,很有可能是當初被我人族大能前輩截留下來的!”

    王子陽搖頭道:“不太可能,當初鑒于殺生木的可怕殺傷力,人族大能前輩已經出手將其毀滅,怎么可能還會四下留存?”

    余寒深吸一口氣:“不僅如此,通過四象陣法的加持,殺生木的殺傷范圍也大幅度增加,如果我推演得沒有錯,我們現在的位置,只需再向前踏出三步,便會再也無法回來了!”

    此言一出,王子陽也忍不住眉頭緊皺。

    慎重的看向了那四株殺生木,良久方才露出一絲釋然。

    “你懂得陣法?”

    余寒點了點頭:“我陣武同修,所以對陣道尚且懂得一些!”

    王子陽和曹青聽到這句話之后,看向他的目光不禁多了幾分贊許。

    這三人之中,余寒的修為最低。

    而且低到他們根本沒有將他當成一回事,但是現在看來,三人之中,是以余寒為主。

    所以就在余寒第一個回應他們的時候,便開始有些察覺不太對勁。

    直到此刻,聽到他說陣武同修的時候,方才真正的明白過來。

    王子陽繼續笑道:“怪不得能夠看得這般透徹,如此倒是在下唐突了!”

    余寒也笑了笑,并未開口。

    這些所為的天才弟子,全部都是心高氣傲之輩,眼前這個王子陽也是如此。

    孽城的身份和歷年來沒有參加試煉的情況,這些所謂的七大門派并不是不知道。

    所以此刻他明知道自己等人的身份還如此靠近過來,多半也沒有將他們放在眼里。

    只是沒想到,王子陽接下來的話,卻讓他有了新的想法。

    “早就聽說這一次兗州城的試煉,是由一名孽城弟子得了冠軍,想來應該便是余寒兄弟了!”

    余寒雙目微微瞇起:“取巧而已,我真正的實力你也能夠看到,就這么一點而已!”

    他不想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結。

    便轉移話題道:“如果適才你的話是真的,那么這留下四株殺生木的前輩,必定在此處留下了一些什么,從而構建成這座陣法來加以守護!

    “因為這座陣法,隨愛人呢擴散了殺生木的攻擊范圍,但同樣,也束縛了最大的距離!”

    “否則以四象法陣的厲害,再加上殺生木的強大,怕是足夠將方圓百米之內的一切盡數毀滅了!”

    王子陽深吸一口氣:“的確如此,可倘若這里當真有什么機緣,那也需要實力才行,我們幾個聯手,恐怕也不見得能夠鎮得住這些殺生木!”

    他的確有著保命的底牌。

    但是眼下四株殺生木下的所謂機緣,都是余寒憑空猜測而已。

    為了一個沒有任何把握的目的去拼掉自己的保命手段,這并不值得。

    余寒目光閃爍。

    他自然清楚王子陽心中所想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