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九百九十九章 葉落馨香

第九百九十九章 葉落馨香

    “花開無痕?”余寒皺眉,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

    然后抬頭看了一眼周圍,到處都是陣法的氣息,早知如此,倒不如將小家伙也帶過來了。

    一旦有危險的時候,也能依靠他的力量自保。

    追蓬嘆了口氣,伸手指向頭頂那一片開始升騰起來的氤氳光芒。

    “花開無痕,是一種特殊的花,它孕育于太古年間,花開便是一個世界,你看這片光霧,便是它盛開之后的異象,被籠罩之后,所有的范圍都是它的幻境!”

    余寒臉色一變,如果是幻境,那么到底能不能走出去,連他自己都無從可知。

    不僅如此,這所謂的花開無痕,其實就是天地大道孕育而生的一種大道之花。

    它自稱陣法,衍化幻陣,乃是先天陣法,比起他這種后天修煉的陣道大師,卻強過太多。

    先天陣法之所以厲害,就是因為它沒有絲毫斧鑿的痕跡。

    完全就是順應著天地大道所開辟出來的陣法。

    一旦被籠罩,想要出來,只能有一種方式,就是打破大道的桎梏。

    思量之間,卻聽著追蓬繼續說道:“花開無痕、葉落馨香,只是孽城典籍中從未記載,有這種大道之花的存在!”

    “這花到底叫什么?”余寒問道。

    “葉落花開,花葉生生,兩不相見!”追蓬看向余寒:“它叫彼岸花!”

    余寒倒吸了一口涼氣,眼見著那些霧氣籠罩過來,不禁生出想要離開之意,身形也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幾步。

    “走不出去的,從我們聞到花香的那一刻起,便已經沾染了它的氣息,即便離開這里,幻象也會繼續將你籠罩!”追蓬繼續說道。

    余寒點了點頭,同時停住腳步:“既然逃不掉,那就趁著幻陣還未開啟,找到這株彼岸花,花開總會有時間的,如果速度快,或許還來得及阻止它繼續開放!”

    追蓬聞言不禁看向了余寒,當即點頭。

    兩人身形閃爍,同時朝向花香傳來的方向急速飛馳過去。

    余寒掌心光芒搖曳,鎮道印也在體內蠢蠢欲動,這尊后天煉制而成的陣道克星,也不知道能不能克制彼岸花這種先天陣法。

    不過此刻,他已經沒有其它的辦法。

    兩人速度極快,那些光霧也蔓延得迅速,雙方似乎都在爭搶時間。

    呼!

    這座古城的地貌和里面擁有的神物,兩人都來不及去關注,直奔彼岸花的方向。

    一路之上,諸多少見的神藥生長在周圍。

    這么多年,每一年都會有孽城的戰士們進入這里進行試煉。

    而且每一次也都會有巨大的收獲,但即便如此,這里的神藥依然沒有被采摘干凈。

    可見這座古城的底蘊,已經豐厚到了極點。

    余寒對此也十分眼饞,眼下他最需要的就是迅速的提升實力。

    尤其是現在已經達到了神劫第一難境界的巔峰,即將突破到神劫第二難境界。

    這樣一個重要的關口,如果能夠吞服幾株太古神藥,無疑是巨大的幫助。

    香氣越發濃郁起來。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穿過了一片古老的城池,來到了中心地帶。

    越到這里,光霧就越發濃郁起來,也讓兩人心中越來越凝重。

    “在那里!”追蓬忽然開口道,然后伸手指向了前方不遠處的一道光幕。

    那一層光幕,呈現出了七彩琉璃之色,光幕的掩蓋之下,能夠明顯看出,那一株足有一人多高的巨大花蕾。

    手臂粗細的根莖就那么扎在了青石板上,它扎根的地方,青石都被穿透。

    花莖上面的葉子已經枯萎掉落,碩大的花蕾也開放了一大半。

    “動手!”追蓬斷喝一聲,身形直接搶出。

    他身旁的余寒幾乎沒有落下,兩人身影同時飛撲向了那道光幕。

    鏘!

    平城劍出鞘,劍氣化為匹練,朝向前方劈出。

    !

    勁氣灌注之下,竟然發出了清脆的聲響,那看似柔弱的光幕,竟然硬生生的抵擋住了他這一劍的劈斬。

    余寒還未來得及反應,那光幕忽然光芒大盛,詭異的符文在上面流轉不定,繼而,一道粗大的劍氣赫然旋轉著飛出,朝向他橫斬過來。

    與他一樣,追蓬也遭遇到了同樣的反擊,那絕對于他們兩人之前施展出來的招式一模一樣,唯獨不同的就是要比他們全力催動要強大數倍。

    “破——”

    兩人幾乎同時怒吼一聲,手中兵器狠狠揮出,將那道光芒震碎。

    然而身形也不由自主的超后跌退了出去。

    “不行,彼岸花竟然自帶防御陣法,看來我們無法破開!”追蓬有些擔憂的說道。

    余寒皺眉:“如果被它的幻境籠罩,會有什么后果?”

    追蓬咬牙:“可能一輩子都走不出來,陷入到了那片幻境之中!”

    “那如果出來呢?”余寒忽然問道,得與失通常都是成正比的,彼岸花既然是順應天地大道,那么當他們成功破開幻境之后,必定也會得到巨大的好處。

    追蓬搖頭:“我也不知道會有什么好處,不過古往今來,能夠從彼岸花幻境中走出來的人屈指可數!”

    余寒點頭,隨即嘆了口氣,掌心一翻,一尊法印凌空懸浮出來。

    他本來是想要賭一賭,看看能不能破開彼岸花的幻境,然后獲得那份好處。

    從而在這恐怖的機緣籠罩之下,推動修為迅速的進步。

    但是追蓬的一句話,卻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他從不認為自己與別人不同。

    或者說是超人一等,所以鮮有人能夠走出來的幻境,他還不敢賭。

    一念至此,手中已經凝聚出來的鎮道印飛出,朝向那片赤色的霞光狠狠鎮壓下去。

    轟隆隆——

    鎮道印碾壓之下,那片光幕只是支撐了片刻,便寸寸崩塌了下來。

    “果然有用!”余寒忍不住嘖嘖稱奇,鎮道印竟然如此厲害,連先天陣法也抵擋不住它的轟擊,直接破碎了。

    不過這道陣法雖然厲害,比起彼岸花自動衍生出來的幻陣,卻還差了太多。

    所以,幾乎就在那道光芒被鎮道印壓碎的同時,他手中平城劍急速刺出。

    已經融合了六道劍魄的平城劍強大到了極點。

    在他手中劍氣的灌注之下,宛若一道遙掛天際的長虹,狠狠朝向彼岸花碾壓下去。

    一旁的追蓬也沒想到,余寒竟然還有這等逆天的手段,直接破開了陣法。

    目光不由自主的順著他劍氣所指的方向看去。

    這是關于他自己的生死存亡,如今卻全部都集中在了余寒的身上。

    然而,就在余寒的那道劍氣,即將撞擊在彼岸花身上的時候,異變陡生!

    無數道光芒忽然沖天飛起。

    彼岸花那剩下的一絲花蕾,迅速綻放。

    它似乎感知到了危險,然后強行盛開,光幕化為一圈圈的漣漪,朝向外面擴散了開去。

    那詭異的波動,直接扭曲了余寒的那道劍氣,將其收納到了幻境之中。

    與此同時,余寒臉色大變,因為他駭然發現,已經失去了與鎮道印之間的聯系。

    小家伙沒在身邊。

    鎮道印已經是他唯一的希望,如今卻被幻陣隔絕,早知如此,倒不如先一步將其收取回來便是了。

    他目光微微閃爍了片刻,周圍的空間已然扭曲。

    現在即便有再多的想法,也只能等到將這片幻境徹底破開再說了。

    追蓬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了蹤跡。

    周圍幻境陡然變化,連同氣息也有了進一步的變化。

    余寒雙目微瞇,此刻他身形所處的位置,赫然正是一片戰場。

    到處都是鮮血侵染的痕跡,一見便是經歷過一場殊死大戰。

    尸體都已經被處理掉,然而空氣中漂流的氣息卻足以讓人嘔吐不止。

    對這一切,余寒并不陌生,所以對他的影響不大。

    雖然知道是幻境,但同樣危機四伏。

    因為他是以肉身進入幻境,隨時都有可能在幻境之中丟掉了性命。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