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大道誅天> 第九百章 可惜我看不到了

第九百章 可惜我看不到了

    六人降落在了戰場的中心,將許飛和丁進等四人圍在了中心。

    “你動手還是我動手?或者……還是一起動手?”一名通玄后期境界強者笑道。

    “強弩之末,我們一起出手,未免有些欺人太甚,我來代勞吧!”另外一名強者嘿然一笑,隨即大踏步朝向四人走了過去。

    他周身氣息逐漸升騰,通玄后期境界被激發到了極致。

    以此刻丁進四人的狀態,他一人完全可以橫掃,這種情況之下,已經不需要再等待什么了,所以,他嘴角漸漸勾起一絲獰笑:“上路吧!”

    手中長刀高高舉起,就要朝向下方斬落。

    然而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到腳下一緊,一黑一白,兩道手臂粗細的氣芒,竟是不知何時已經蔓延到了腳下,瞬間便將他的雙腳纏繞住。

    繼而,世界珠的空間力量轟然席卷而出,僅僅一個剎那,便將他周身盡數籠罩住。

    丁進的臉色蒼白如紙,咬牙支撐,他只要一個片刻,片刻就好。

    仿佛如同商量好的一般,幾乎是在同時,許飛的人皇印也出現在了此人的頭頂,一道道土黃色的光芒垂落下來,將其緊緊束縛住,無法動彈分毫。

    而此刻,余飛的身影也消失了,那名通玄后期境界強者還未來得及反應,一道身影便憑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道纖細而又凌厲的劍氣。

    他瞪大雙目,只是看著眼前陡然間翻滾起來的視線中,自己的身軀越來越遠。

    一切不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做完了這一切,丁進四人一屁股坐倒在地。

    所有的力量,全部都凝聚在這一擊之上,他們相互擊掌,完成了這最后的一擊。

    呂承殤的臉色變了,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有一名手下被瞬間擊殺,他的耐性已經被消磨到了極致,恨不得立刻沖殺按下去,將四人盡數抹殺。

    “還愣著做什么?給我出手,殺了他們?”他張口咆哮道。

    本來被這一幕震懾得愣在那里的五名通玄后期境界強者紛紛臉色大變,這才反應過來,紛紛抽出手中的兵器,收起了眼中的輕視,朝向丁進四人碾壓了過去。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間,一道白影忽然從人群之中穿梭而來,劍芒四起。

    叮叮當當!竟是連續擊中五名通玄后期境界強者的兵器,將其紛紛震開。

    劍芒暴漲,化為十米長度的巨大劍氣,驀然橫掃,將猝不勝防的五人盡數掃開。

    呂承殤雙目微瞇,看著那道站立在那里的纖纖細影,嘴角微微抽搐了片刻,眼神越來越冷冽:“宋若飛,這里是玄武天,不是你們朱雀天,難不成你大宋神國要破壞四靈獸天域的約定?”

    余飛看著對面那個一身英氣的白衣少女,雖然一身男子裝束,卻掩蓋不住俊美的面孔,當基金忍不住搖頭苦笑。

    丁進忍著疼痛用胳膊捅了捅余飛的胸口:“不錯啊,都追過來找你了!”

    他的話音方才落下,人群中,又有一道身影穿梭了過來,還未走近,淚水便順著臉頰不斷的流淌下來。

    她直接來到了張大嘴巴,一臉震驚的丁進面前,嘶聲道:“你騙我打勝了仗就回去,分明就是沒打算要回來?你這個混蛋?”

    拳頭輕輕在他胸口捶了兩下,又狠狠的掐了他一把。

    以原來丁進的性格,掐了這一下一定會嚎啕痛苦,然而此刻他卻一句話也沒有,而是就那么看著對面那個清秀的少女徐清媛:“你不該來了,這里是戰場!”

    “你若死了,我焉能獨活?”徐清媛緊咬貝齒:“所以我來了!”

    她探手入懷,取出四枚流淌著七彩光芒的的丹藥,迅速的塞入到了四人的口中。

    然后繼續說道:“我和你同生共死,這是徐家商會最好的丹藥,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們了,而且邊關城那邊傳來消息,余寒他們已經破開了仙門的防御,從那里逃了出來!”

    “當真?”丁進忍不住目光閃爍,其他三人也紛紛握緊了拳頭。

    徐家商會的勢力遍布天下,他們的消息自然準確,所以徐清媛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而就在這時,宋若飛也緩緩退到了人群之中,站在了余飛的面前,目光平視,看向了對面的呂承殤,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緩緩抬手。

    她沒有出手,而是輕輕撕開了頭頂的發帶,一頭青絲立刻滑落。

    呂承殤雙目微瞇:“看來當日從白虎天傳出來的消息果然不錯,大宋學堂的第一天才,竟是一名少女,只是,即便你是女兒身,依然擋不住你是大宋神國弟子的事實!”

    宋若飛嫣然一笑,蹲下身子扶起一臉茫然的余飛:“你錯了,我雖是大宋神國的弟子,可是現在,也是大蜀神國的弟子!”

    余飛驀然轉身,一時間竟然沒有反應過來她這句話的意思。

    呂承殤卻是臉色微變,笑容中帶著幾分莫名的殺機,然后搖頭:“你已經脫離了大宋?”

    宋若飛眼中閃過幾分柔和,轉頭看向了余飛:“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說我現在,算不算是大蜀神國的人?”

    余飛總算是明白了過來,看著宋若飛不禁愣在了那里。

    宋若飛卻是雙佳一片緋紅,尤其是看著面前呆若木雞的余飛,不由得更加尷尬。

    丁進忍不住一腳踹在了余飛的屁股上,讓他身形一個趔趄,這才張開雙臂,將宋若飛抱在了懷中,軟玉溫香,余飛不由得癡了。

    “你不愿意?”低低的呢喃之聲自宋若飛口中響起,像是在質問,卻帶著少女獨有的羞澀,然后縮在了他的懷里,不肯露出頭來。

    余飛深吸一口氣:“我是覺得像是做夢一樣,從白虎天歸來之后,我每日腦海里都出現你的身影,可卻沒想到,現在你會出現在我面前,我……自然是愿意的!”

    “那就不要再說了,今日我是偷偷讓徐家商會帶著過來的,大宋神國的人都不知道,之前我總是有所顧慮,但是現在好了,我只會顧慮你!”

    余飛苦笑著搖了搖頭:“你能來,我很高興,但是在不愿在這種情況下看見你!”

    宋若飛會心一笑:“若今日不來,我怕會后悔終生!”

    許飛搖了搖頭,看著丁進和余飛佳人在懷,心里一陣不是滋味,不是因為此刻面臨死亡,而是自己的魅力,怎地還不如丁進那個家伙?

    想到這里,心中不由得想起了那個人群中總是會投射過來的柔和目光,還有那道目光的主人,那是一個明朗的姑娘,也是第一個闖入他腦海里的姑娘。

    只不過以那個姑娘的性格,如果當真對他懷有心思,斷然不會隱瞞,而且大敵當前,他也不敢去接觸她,更加不敢去問她的意思。

    可是現在,已經快要隕落了,那種堅持,還有必要嗎?他搖頭苦笑。

    就在這時,一道黑色的身影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步步走到了許飛的面前,眼中有淚花閃現出來,看著他說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許飛抬頭看著瞿小冰,嘴唇微微顫抖起來:“不晚……”

    瞿小冰將他扶起,顫聲道:“我原本想要距離你更近一點,但卻離你越來越遠!”

    “所以我不想出來,也不想對你說,但是現在,我若不說,怕是會和宋若飛一樣,后悔一輩子,或者,一輩子都不會開心!”

    “反正早晚都要死的,和你死在一起,倒也沒有那么害怕了!”

    許飛緊緊握著她的那雙玉手,心中有斷流劃過,顫抖著嘴唇,終究沒有說出聲來。

    竇玄衣輕輕別過頭去,臉色有些蒼白,她緩緩站起身來,顯得有些孤單。

    目光卻是堅定至極,然后輕輕擦掉嘴角的血跡:“希望死的不會太難看,嚇到了你!”

    “我沒有時間看你們卿卿我我,來了又能如何?今日也改變不了你們隕落的命運,不過本來不想牽扯太多,不過今日你們兩個自己送上門來,也怪不得我辣手!”

    “既然你們如此兩情相悅,那么就死在一起,黃泉路上,再去柔情蜜意!”

    呂承殤心中一陣火大,對面那幾個家伙好像根本就當自己等人不存在一般,這種冷落感他難以接受,方天畫戟橫在胸口,準備親自出手。

    宋若飛等三女同時踏出一步,他們三人,只有宋若飛才是通玄后期境界,像是徐清媛和瞿小冰都還只是法相后期而已,相比之下,差了太多。

    所以此刻,三女即便聯手,也絕對不會是呂承殤的對手,唯有

  鉛筆小說
  (www.aobqis.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极速快3技巧